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玩法 -> 征途

第四百五十四章 邀请与唾手可得的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说了半天芈天阙最终还是给出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先把人请出来,大家见个面熟悉了解一下,然后再视情况而定。

    对于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芈福生也只能暂且应下了。毕竟一屋子人商量半天也没给出什么办法来,相比之下芈天阙的建议至少还有一定实在意义,所以芈福生也就只能矮子里面拔将军勉为其难的暂且这么安排下去再说。

    “什么?让我去夷洲岛?”

    当听到阿香代为传达的旨意后,说实话天佑是一脸懵逼的。原本他以为来和诸多王亲大臣们见个面就可以回去的,谁知道他这边都已经开始准备安排回去的事情了,楚王却突然下了道旨意让他跟着夷洲王一起回去夷洲岛。

    “不是说只要和所有人见个面就行了吗?为什么突然要我去夷洲岛?”天佑不解的询问负责传话的阿香。因为目前天佑的身份还不算完全公开,因此所谓的旨意其实应该算是口谕才对,派来通传的也不是宫内的内侍,而是作为联络人的阿香。

    可惜,阿香并不敢随意理解大王的旨意,因此对天佑的问题也不好回答。好在阿香回来不久姬瑶便也赶了来,似是专门为了此事而来。

    天佑见到姬瑶之后便将之前的问题重又问了一遍,而姬瑶显然是和楚王有过沟通的,知道的也要全面一些。

    经过姬瑶的解释,天佑也总算是明白了楚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原来昨晚夜宴之后,今日一早夷洲王便突然跑来觐见,提出让天佑随他一起返回夷洲岛的请求。对于这个邀请楚王并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而且芈福生的理由也很充分,那便是夷洲王的生母倪夫人。

    这个倪夫人其实并不是现任楚王芈福辛的妻子,而是上一任楚王,也就是芈福辛他爹过去临幸过的一位宫女。但与普通宫女不同,倪夫人竟然为上任楚王诞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现在的夷洲王芈福生。也就是说,倪夫人其实是芈福生他妈。

    本来上任楚王的几个儿子分别由不同的女人所生,这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一国之君有多个女人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按说现任楚王和自己老爹的女人应该是没什么直接关系的。

    但是,这里面存在一个情况,那便是当年芈福辛的成长环境。

    因为倪夫人当年只是个宫女,所以当年的楚王便将芈福生的抚养权直接转到了自己的正妃,也就是现任楚王他娘的头上。因此对外人来说,芈福生和芈福辛应该算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可实际上他俩却是同父异母。

    不过,虽然名分上芈福生被转到了正妃名下,但上任楚王当年这么做是为了保护芈福生而不是为了迫害他们母子,所以虽然名分上转过去了,实际上却是让倪夫人变成了两个孩子的保姆,由她亲手照顾芈福生和芈福辛。由于倪夫人本来就是宫女,所以这个安排也没人觉的有什么问题,可以说算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之后的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虽然因为芈福生的生母不是正妃,所以没能继承王位,但因为芈福生和芈福辛基本上就是自小一块儿长大的,所以二人关系极好,不然如今的楚王也不可能好端端的封了个夷洲王给他。

    要知道夷洲岛虽然叫岛,其面积却着实不小,足足抵得上楚国陆地面积的五分之一。这么大一块儿地,若不是关系极为亲密,楚王又怎么可能敢分封出去一个近乎独立的小王国?

    当然,以上都是政治影响,而真正影响到如今这道旨意的却是情感上的影响。

    宫里的正妃当然不会像寻常人家的母亲那样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孩子,虽说楚王的亲妈当年也算是一直把两个孩子放在身边养的,但实际上真正和芈福生、芈福辛兄弟俩接触最多的却还是直接负责照顾两人起居生活的倪夫人。

    简单点说就是楚王她妈类似朝九晚五的女强人,和孩子每日都在一起,见面交流却不多。相反,倪夫人就像专职的育儿保姆,天天围着孩子转。加上她对当年楚王和正妃的安排其实是感恩的,所以对芈福生和芈福辛的关爱并没有任何的偏袒,可以说是全都当成了自己孩子在带。

    这小孩子的好恶当然是非常直接的,谁对他们好,他们就对谁好。倪夫人将芈福辛视如己出,这芈福辛自然也对倪夫人极为亲近。又因为前任楚王并没有刻意向芈福辛和芈福生兄弟二人隐瞒倪夫人的真实身份,所以在前任楚王驾崩之后,芈福辛干脆就直接给倪夫人抬了夫人的身份,并且封了芈福生为夷洲王,还让他把倪夫人也带去了夷洲岛。这样的荣宠,已经说明了芈福辛对芈福生和倪夫人这对母子的亲情有多深了。..

    在这之后,芈福辛的生母去世,他对倪夫人这个养母自然也就更为敬重了。毕竟身边的亲人除了兄弟之外就只剩这个养母了。

    如今芈福生突然提出来,要带天佑回夷洲岛去让倪夫人见一见当年失踪的小王子,这个要求芈福辛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拒绝。毕竟倪夫人对他是真的好,当年小王子失踪,倪夫人也是急的不行,那么大年纪还硬撑着亲自跑来王城探望他们夫妻,可见关爱之情。如今天佑被寻回,于情于理不让倪夫人见一面都说不过去。可倪夫人毕竟年事已高,她又不是修士,如今还能健在都已经算是奇迹,总不能让她再舟车劳顿的跑来王城见天佑吧?所以说把天佑送过去也就成了最合理的办法。

    原本芈福生不说也就算了,如今他既然提出了正式的请求,楚王这边于情于理也都不能拒绝,所以根本就没有和天佑打招呼,直接便同意了这个要求。当然,即便是不合理,想来楚王也不会找天佑商量的吧。毕竟他也是一国之君,对非本国的修士也就算了,对自己儿子自然不会客气。

    从姬瑶这儿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天佑也就只能默认了这个决定,反正圣旨已经下了,他若公然抗旨,楚王或许不会真的对他做什么,可为了这种事情公然抗旨貌似也不合适。稍一衡量之后天佑也就接受了这个决定,就当去给老人家问个安吧。

    当然,天佑知道芈福生把自己叫去夷洲岛多半不会是只为了见老太太一面。对于这一点姬瑶也有明确认识,而且她还主动和天佑提了这个事情。只是和天佑一样,姬瑶也不清楚夷洲王打的什么主意,只是提醒他万事小心。

    姬瑶和天佑都是思维缜密之人,谈话方式跳跃性很大,有些事情双方都是一点就透,自然不必细说,但一旁听着的虎妞却是有些不能理解。最近跟着天佑来了楚国王城,虎妞也在努力学习人类的行为习惯。尽管没什么经验,但她其实不笨,一些基本的为人处世的道理也都明白。但就是因为一知半解,天佑和姬瑶的话她反而有些听不懂了。

    “碧游仙子,您说那个夷洲王会伤害主人?可这次是他主动提出的邀请,夷洲岛又是他的地盘,若是主人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事情,难道他就不用担责任吗?”

    姬瑶刚要解释就被天佑抢先打断道:“伤害不一定要是身体上的,也可以是名誉上的。”

    “名誉?”

    虎妞似乎还有些不太理解,但她也没继续问下去。姬瑶倒是好心的给她解释了一下,然后又重新开始和天佑聊起了此行需要注意的东西。不过比起注意自身安全,姬瑶说的更多的却是夷洲岛的人际关系。毕竟天佑人生地不熟的的,突然跑过去很容易吃亏。哪怕他顶着一个王储的头衔,如果不能准确的认清当地势力的结构,依然有可能处于被动地位。

    当然,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姬瑶也无法把一切都告诉天佑,只能说个大概而已。

    芈福生对这次的邀请可以说是相当重视,而且动作极快。一大早就向楚王情愿,流出一个白天的时间让楚王这边和天佑充分沟通,当天晚上他就亲自来见了天佑。

    得到通知夷洲王求见的时候天佑也是相当诧异。虽然知道对方肯定会在出发前来和他见上一面,但天佑实在是没想到芈福生会来的这么快。

    “快请。”因为太突然,天佑一时之间也有些么反应过来,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这样不妥,连忙叫住管家,“等一下。还是我亲自去门口迎接吧。”

    如果按正常规矩来的话,天佑是王子,地位应当是高过王爷的。但现在情况略有不同。一来天佑的身份虽然内部公开了,却还没有正式记入宗族记录之中,也就是说程序上他其实还不算王子。其二就是这个芈福生他也不是一般王爷,而是实封的夷洲王,地位接近于并肩王一类的存在。也就是说楚王承认芈福生与自己是平等的。当然,实际上不可能真的平等,但至少说明夷洲王的身份不同一般。

    正因为这两个情况,所以天佑现在并不适合在屋内等着芈福生来见他,而是必须主动去迎接。

    楚王给天佑安排的管家也是见过世面的,并没有傻愣愣的把夷洲王挡在府外,而是已经让他进入了前厅,此时正在品茶。

    稍稍有些意外。当天佑见到芈福生的时候,发现他竟然是便装过来的,而且身后只带了两个人。除了芈福生自己之外,还有一个长相俊美堪称妖异的漂亮年轻人和一个看着很普通,但一身灵力在天佑的灵视之下堪比人形火山的恐怖存在。

    神洲大陆的礼制和古代地球稍有区别,但大体类似。以夷洲王的身份,穿便装来人家串门,那就几乎等同于是现代人穿了一身睡衣跑人家串门差不多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某些情况需要隐藏身份秘密探访的话,这种举动就只能是表示亲近的意思了。尤其是他身后的随行人员如此之少的情况下,哪怕带了个高手,示好的意思也相当明显了。

    当然,这种示好也只是明面上的示好,至于到底有几分诚意,那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侄儿天佑拜见王叔。”相比之叫别人爹妈,叫声叔叔反倒轻松许多。毕竟再怎么说芈福生也比天佑大了许多岁,叫声叔叔并不吃亏。况且芈福生对天佑来说属于“外人”,因此反而不能像对楚王和姬瑶那样随便,即便有所在意,这声叔叔也是不能省的。当然所谓的拜见,其实就是躬身礼而已,毕竟他是王子,就算见到楚王一般也无需下跪,更何况是面对芈福生了。

    “天佑侄儿快快免礼。你是王储我是臣子,理应我向你行礼才是。”芈福生说着就把天佑的上半身扶正,然后自己就要拜下去。

    天佑不知道他是真客气还是假客气,但这一拜是肯定不能让他拜的,于是赶紧托住了他的手肘。好在芈福生也没坚持,被天佑挡了一下也就算了。

    两人客气完之后双双落座,然后便开始聊起了天佑这些年的经历。一般都是天佑在说,芈福生偶尔出声询问一番。

    天佑没有对芈福生隐瞒什么,反正他这些年的经历基本都能查的到,算是清清白白,跟本没必要隐瞒。再说他一个突然出现的王子,人家做为王爷,多过问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相比于昨晚见面会上介绍的内容,这次天佑说的就要详细了许多,偶尔还要回答一些芈福生的疑问。芈福生也是很认真的在听,时不时的唏嘘感叹一番。

    讲完了自己的经历,天佑总算有机会引导了一下话题。他出声问道:“不知王叔今夜前来可是为了邀侄儿去夷洲岛之事?”

    芈福生直接点头,“不错。早上向皇兄请了旨意,想着还是要与你说一声,所以这便来了。怎么?没有打扰到你吧?”

    “王叔能来看望侄儿,侄儿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是不知王叔打算何时回返,侄儿也好早作准备。”

    “我此次来就是为了此事。”芈福生道:“我那夷洲岛什么都好,就是远居海外,这来往有些不便。你可能有所不知,这海上不比陆地,那是风云变幻危险莫测。若是碰上恶劣天气,那便是船毁人亡的下场。你我这等修士虽然勉强可自保,但队伍中毕竟还有许多普通人,所以行程方面还需看这天色来定。”

    “那不知最近天色如何?”天佑其实已经猜到了芈福生的意思,但嘴上还是要装作不知道的问上一问。

    果然,芈福生接着道:“我带来有能识天色变化的船工说这几日都是风平浪静,但半月之后恐有大风暴将至,倒是便出不得海了。所以为了安全,我们还是尽快出发为好。皇叔我已命人收拾停当,明日便可出发。不知侄儿可有何要紧事要办?若是实在重要,那便多等你几日也可。”

    芈福生这话出口就是没打算让天佑往后拖。人家都说了一切都已准备好,就等你了,天佑难道还能真让他们等着自己不成?不过天佑反正也没什么需要安排的,倒是不怎么在意。反正早晚都要填走这一趟,晚走不如早走。自己没有准备,人家不也一样来不及准备什么吗?否则拖得时间越久,人家在自己地盘上,能准备的东西可是要比天佑多得多了。

    “反正侄儿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既然王叔都已准备停当,那我们明日便出发吧。”

    “好,那我便不叨扰你了。明日还要赶路,你也早些休息吧。”

    又是一番客气将芈福生送出府外。等到大门一关,这府门内外两人脸上挂着的笑容都是立刻收敛了起来。不过两边都没有什么表示,天佑直接返回了内宅,芈福生也是头也不回的带着身后两人回了自己宅子。

    回到刚才的大厅,天佑看向柒小妹她们,想了想道:“你们先去休息,我还要进宫一趟,你们不用等我了。”

    “这么晚了师兄你入宫做什么?”柒小妹显然有些担心。

    天佑摇摇头没有解释,只是安慰道:“没事,就是有个心愿没了。本来是打算之后再去请求父王的,但如今既然要去夷洲岛,也不知道要耽搁多久,我就不想多等了。”说着他便转向了侍立在一旁的阿香道:“带我进宫,我有事要见父王。”

    阿香虽然不知道天佑要干什么,但也没多问,躬身请天佑先行,然后迅速跟了上去。

    另外一边芈福生回到自己的府邸,等到在书房中坐下,立刻便出声问道:“可看出什么了没?”

    刚刚跟随芈福生一起去见天佑的自然就是芈天阙和那个修为极高的紫衣大汉。紫衣人主要是负责保护芈福生的安全,而芈天阙自然就是去观察天佑的。

    听到芈福生询问,芈天阙立刻回答道:“父王你莫着急啊。孩儿就算再怎么聪敏,也不可能仅凭一面就能看透一个人吧?”看芈福生脸色不好,他又连忙补充道:“不过这一趟也不算白跑,多少还是能看出些问题来的。”

    “哦?说说你都看出些什么来了?”

    “这个吗……主要就是……”

    在芈天阙给芈福生介绍他对天佑的观感之时,天佑却是已经出了院门直奔宫城而去。

    本来宫城晚上是要落锁封门的,但这两天是特殊情况,宫门那边楚王专门打过招呼,天佑可以随时出入。他毕竟还顶着个赤宵卫的身份,有紧急情况出入宫门并不奇怪。

    楚王也是修士,睡眠不多,此时正在批改奏章。这两天事情有些多,政务就压了下来,此时他正在忙着批阅。听内侍通报说天佑来了也是有些诧异,但还是让人把天佑叫了进去。

    “父王。”天佑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他现在也看开了。反正这身体里流着人家的血脉,叫声爹也是应该的。

    楚王点了下头,挥手示意他免礼,而后问道:“这么晚了,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天佑立刻点头回答道:“是这样的。刚刚王叔来告知了去夷洲岛的行程安排,为了躲避风浪,需要尽快启程,所以儿臣与王叔明日便要出发了。想着您要早朝,早上不便过来辞行,所以连夜过来与父王告别。”

    楚王对此倒是没什么反应,应合了两句后问他可还有事,意思就是“我还在忙,没事你就回去吧”。

    天佑大晚上的跑来王宫当然不是单纯来告别的,他的目的可是相当明确。

    “父王,其实儿臣还有个不情之请。”

    楚王刚才的话只是客气一下,以为天佑这就会离开,没想到他还真有别的事。于是问道:“不情之请?你有何事要我应允?”

    天佑立刻双手抱拳一个九十度躬身拜了下去,“儿臣想在临走前去金库住上一夜。”

    “金库?”楚王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突然反应过来天佑说的不是存放银钱的国库,而是‘那座’金库。“你说的是太庙里那座金库?”

    “正是。”天佑认真道:“儿臣曾参加过去年的国运任务,有幸接触过金砖。可能父王也有听说过,儿臣在紫霄宫乃是跟随振远上仙学艺的,对炼器、制器有所研究。这金砖质地奇特坚不可摧,还可轻易突破灵气护盾。儿臣对此等奇特属性甚是好奇,也曾在秦国金库研究过一日。可惜金库重地,儿臣虽为秦国国运任务立有大功,却依然只被许了一日时限。如今得知儿臣身份竟然是我大楚王子,所以儿臣就想……”

    天佑的理由可以说是足够充分的,而且现在不是国运任务期间,若是有人犯规抢夺金砖,那不但会被楚国人追杀,还会同时被神洲十国和各大门派共同追杀。况且天佑的身份在哪儿摆着,别人不能去金库,对他这个王子还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楚王略作犹豫,想着看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心里也就松动了。又问了他为什么不等从夷洲岛回来再看,得知他是心痒了好久有些迫不及待后也就没再拒绝,而天佑则是非常开心的赶忙谢恩。

    既然知道芈福生邀请他去夷洲岛是另有所图,天佑自然不会不做任何准备。而这金库就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大保障。

    自打上次在秦国金库弄出那么大动静之后,天佑就发现帝道剑这段时间简直变成了他的充电器。它似乎正在把那日从金砖中吸收的黄色闪电一点一滴的注入他的身体。而随着这种注入,天佑发现自己修为的进步速度是越来越快。而比起灵力的进步,身体素质的进步则更加恐怖。

    天佑想着既然当初只吸了秦国金库中的金砖就有这等效果,那要是把楚国的金砖中所隐藏的那种金色能量也一起吸收了呢?为了应对芈福生可能的威胁,每一份力量对他来说都是不能错过的。何况是如此之大,又这么唾手可得的力量,自然更不能错过了。至于这次会不会把楚国的太庙也给弄踏……现在哪还管得了那么多?再说小心点就是了,上次那是吃了不了解的亏,这次他可是有备而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