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玩法 -> 征途

第四百六十九章 螭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呼……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那隐藏于水幕后的巨大阴影突然调了个头,瞬间一个加速便到了天佑面前。不过对方显然知道结界就在眼前,所以并没有撞上来,而是一个急停悬浮在了结节之后的水域边缘。

    之前因为距离较远,水体的透光性也不好,加之通道中只有结界发出的微弱光线照明,天佑根本看不清那阴影的相貌。然而如今对方直接杀到了眼前,立刻便将本体展露了出来。

    虽然早就知道这里关押的一定都是非常强力的妖物,然而当真见到的时候还是让天佑忍不住心头直跳。不是因为惊讶和激动,而是因为一丝丝紧张。即便知道结界之后的那只妖物是绝对出不来的,但面对如此恐怕的庞然大物却还是令天佑有种忍不住的发自本能的恐惧。

    这只庞然大物在结界前并非完全静止,而是一直在缓慢的游动,不过却并不离开结界边缘,只是在附近兜圈子。不过这也正好将其体貌完全展现了出来。

    那妖物体长近七十丈(170米),比天佑他们来岛上时所乘的战船还要长好几倍。巨大的流线型身躯很像鲨鱼,体表有鳞,且头部看着很像传说中的龙。略显尖长的头部有着很好的流体力学外形,两只一人多高的大眼睛里闪烁这噬人的凶光,但不同于鱼类,这妖物的眼睛是有眼睑的,可以像人一样眨眼。当然,既然是龙首,龙角自然是要用的。不过这妖物的角不太像传说中的鹿角,倒是有点像水牛角,尖锐并且向后弯曲,不过和鹿角一样确实存在分叉,而且边缘都极为尖锐。

    天佑初时为这妖物庞大的气势所慑有些惊惧,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对方这是在虚张声势,更像是监牢中的囚犯对着外面的狱警叫嚣,目的就是展露自己的气势,以便于不被过度的欺辱。说白了,这么做的根本原因还是已经被俘之后的无奈之举。真要是在野外,对方就不是展露气势,多半就直接开干了。

    然而不得不说,这妖物哪怕被封印在此至少千年,威势依然惊人。至少天佑不觉得自己是那种容易被吓到的萌新,结果却还是被惊了一下。若是换成普通人,这会直接吓尿或者晕死过去都不为过。

    从短暂的惊惧之中清醒过来的天佑立刻重新振作起来,上前一步,与水域中的妖物对视着。

    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天佑的变化,在再一次经过天佑面前时停了下来,而后毫无征兆的突然张嘴冲着结界猛冲了过来。

    这一下确实相当惊人,天佑差点又准备往后退了,但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他却还是克制住了本能反应,就死死的站在那里盯着对方。而对方事实上也没打算真的咬过来。一来做不到,二来对方也没打算蠢到去撞结界。

    见恐吓不起作用,那妖物终于正视起了天佑,开始仔细观察起眼前这个小小的人来。不过天佑此时的注意力却是全都在这家伙的嘴里了。

    就像之前猜测的,这家伙果然有一副好牙口,两排巨大的尖锐刀齿看着就像粉碎机一样。别说这东西足有一艘战舰那么大,就算是平常我们吃的鲤鱼能长出这样一口尖牙,在水里也绝对是个危险生物。

    互相观察了一会儿,那妖物忽然再次张嘴,但不是咬过来,而是上下开合着似乎在说话。然而隔着结界天佑却是什么也听不见。

    似乎是发现了问题,那妖物转身又在水中转了一圈,然后忽然一扭头朝着监牢深处游去。

    天佑对对方的反应有些疑惑,然而很快就发现了对方的目的,因为结界后的水域正在向后退却。不是水面降低,而是水域范围好像一堵墙一般就这么竖着向后退了一大截出去,把结界与水体之间空出了一大片区域来。

    很明显,水域的变化是对方的刻意为之,而目的八成就是让天佑进去。毕竟隔着结界,除了能互相看见之外,什么也做不了。而且,大概是怕天佑因为担心他做什么而不敢进入,对方故意将水域范围撤的很远,留出了足够的空间来。

    尽管这样还是有点危险,但天佑想了想还是迈步跨过了最后一道结界范围彻底进入了囚室之内。当然,天佑并没有傻愣愣的直接走过去。事实上他就站在结界的边缘,背部甚至还在结界中。如果对方有什么企图,他只要后退一步就能重新回到结界外面去。以天佑如今的实力,还有月影的配合,哪怕对面是个妖皇,天佑也不觉得对方能留得下自己。

    这边天佑心中想着自己的安全问题,对面那妖物却是在他进入结界之后突然激动了起来。原本在水中游弋的巨大身躯突然就朝着天佑冲了过来,吓得天佑赶紧就要往后退。然而对方也注意到了天佑的企图,突然就是一个急刹车,同时竟然张嘴发出了声音。

    “等等。”

    对方会说话,而且字正腔圆。

    妖族会说人话并不奇怪,天佑倒不惊讶,只是在这里发现一只能交流的妖物却意义重大。毕竟这位可是妥妥的那场大战前的存在,如果能够交流,也就意味着天佑很可能得到一位浩劫之战前的超级大妖的效忠。要知道浩劫之战后神洲大陆各方势力均是损失惨重,高端战力几乎全灭。像是紫霄宫现在的那些大佬们,放到浩劫之战前也不过就是略微突出一些的普通高手而已,但如今,他们却成了各方的顶级存在。由此可见浩劫之战后神洲大陆修行界的整体实力下落的多么夸张。

    这妖物是浩劫之战前的存在,而且是那种强大到需要被封印起来的存在,那就是说,哪怕在那个时代,他也是非常了不得的存在。这样的存在,放到现在的神洲大陆,那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天佑的脑子转的很快,不过再快也不可能一瞬间想明白这么多东西。所以他在听到对方的话后还是退了出去,只是看到对方果然没有真的冲过来之后又重新走了回去。

    果然,这次对方就小心多了,没有再扑过来,而是锁在囚室的另一半空间中,在水域之中兜着圈子。

    看到天佑重新进入囚室,对方也再次转到了水域边缘,而后身体前移,居然将个硕大的脑袋从那竖立着的水墙之中探了出来。

    这囚室很大,那妖物虽然处于囚室中心位置,距离入口处的天佑却还是好几十丈远,不过因为对方的体积,在天佑看来距离其实已经相当近了。

    对方探出脑袋后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先吸了吸鼻子。说实话,这个动作很怪,毕竟对方明显是个水生物种。不过毕竟这是个妖物,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你是哪一边的?仙族还是妖族?为何你明明修炼的仙族心法,却带着父皇的气息?”

    天佑被对方的问题搞得有些蒙圈,“你等一下。初次见面难道不应该先做个自我介绍吗?”

    “你不认识我?”对方自问自答一般,先问出了问题,然后又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一般自言自语道:“是也。千多年了,我的名号大概也被世人遗忘了吧。那么,在自我介绍之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请问。”

    “妖族……赢了吗?”

    天佑摇了摇头。

    那妖物似是早有所料,对天佑的回答并没有表现出太多反应,只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又问道:“现在外面可还有残存下来的我妖族子孙?”

    这次天佑点了点头,“大致还剩下些闲散的妖族个体散落在荒山野岭之间,但大多不成气候。也有些选择了追随仙族或佛门修士,虽是寄人篱下,却也算是保住了部分香火。”

    对面的妖物叹了口气,很是失落的样子,然后才道:“罢了,罢了!万族大战,不被灭族已是万幸,也不能奢求什么了!”那妖物说完之后便开始往后退,似是意兴阑珊不打算再与天佑沟通。

    天佑看他失落,却是忽而又道:“对了,数月前,我曾见过铁背苍狼王。”

    “沧冥?他还活着?”本已打算退回去的妖物突然像是受了刺激一般猛然从水墙中探出半个身子来,情绪很是激动的样子。“他现在何处?”

    天佑摇头。“当年大妖王黑炎火凤帅黑炎军奇袭仙族天宫,致使天庭坠落,至今仍无法升空。此处位置也在那场大战中崩裂出来,与天宫主体完全分离。”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对面的妖物明显兴奋了起来,狂笑的声浪震的天佑周围结界一阵颤动。“难怪千多年了都无人再来问津,原来是月影殿下击坠了天宫,不愧是黑炎军大统领。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啊!对了,月影殿下呢?难道……?”

    天佑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和月影沟通了一下,然而月影却是自己从天佑体内分离了出来,直接出现在了天佑身边。

    对面的妖物看到月影出现立刻就是一愣神,而后狂喜道:“殿下!您居然躲过了那场浩劫?啊,是了。您有涅转生之法,若说我妖族还有谁能活下来,您确实是可能最大的那一个。不过您的妖力为何衰弱至此?火凤一族每次涅之后妖力不是都会有所提升吗?为何您的妖力不进反退?”

    也不知道是太激动了还是多年没人说话,也许是兼而有之,总之那妖物一口气问了一堆问题。不过月影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不是我黑炎军麾下,为何认得我?”

    那妖物却是一愣,“您失忆了?”

    “你真认识我?”

    似乎是认可了月影失忆的状态,对方立刻郑重介绍道:“我乃龙王七子螭吻,此前一直追随妖梦殿下,乃是紫梦军团左卫将军。当年您和妖梦大统领关系甚好,常有来往。我也跟随我家统领多次见过您啊!”

    月影皱眉做思索状,但一会儿之后还是摇了摇头。“我的这次涅转生并不完整,而且不知因何原因封印了部分记忆,可能这部分记忆尚未恢复,暂时想不起来了。不过我还记得妖梦,也记得她有四个小跟班。你应该便是其中之一吧。”

    螭吻立刻附和道:“是是,属下就是妖梦殿下的副手之一。”

    “想不到这么多年了,还能遇到故人。”

    螭吻也是一阵长吁短叹,感觉很是激动。不过他还没忘记沧冥的情况,忽又提起来,“对了,沧冥不是您的手下吗?既然见到了,为何没在身旁?”

    月影叹气道:“沧冥其实已在当年天宫一战中战死,只是最近突然发生妖灵复生,这才重新聚拢元魂得以复苏。只是他的尸骨就在坠落的天宫之中,复生时立刻引来仙门追踪,只能先行逃避。当时我并未追随在主人身边,因而未能见到。可惜当时主人还不知道沧冥身份,所以未能相认,我也是事后才得知此事。”

    天佑当时是去借用乾坤八卦盘,担心被禁地中的仙门大佬们发现月影的身份,因此没敢把月影带进去。结果就因为这个原因错过了和沧冥相认的机会。不过这样也好。万一当时沧冥一激动表现出和天佑同一阵线的意思,难免引起仙门中人怀疑。如今这样倒也算是好事。

    螭吻倒是没太在意这个,反而是看着天佑惊问:“主人?难道您也……?”

    “不,我不一样。”月影拉动天佑衣服,露出心口位置,那个平日多数时候都处于隐匿状态的凤凰印记忽然亮了起来。“我与主人使用的是共生之法,而且主人的情况也很特殊。”

    天佑本以为这话会招致对面的螭吻怀疑,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接就信了,而且还承认道:“之前我也是发现了他身上有父王的气息,这才好言安抚让他进来与我相谈。只是他明明并非我妖类,却为何会有我父王的气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