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玩法 -> 血妖姬

第2067章 让人无力吐槽的墓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流墨墨盯着那橘色的灯台看了看,确定那是普通的灯台,这让她不由皱眉,不过也没多说什么,神识直接探出,同时抬脚朝前方走去。

    宫殿里安静无声,就连流墨墨自己的脚步声也没有,好像一切的声音,都被这个神识探查过并没有任何特异之处的宫殿给吞噬掉了。

    流墨墨神色愈严肃了起来,脚步不停,但是感知却是放到最大,只关注着这整个大殿;

    大约往前走了百米,那两排灯台尽头的黑暗,随着流墨墨的靠近忽的亮起,让流墨墨豁然一惊,脚步也当即顿住;

    却见前方灯台尽头处,铺设着黑色的地砖,地砖之间的缝隙中有暗红粘稠的液体反射着火光,乍一眼看去,那些地砖倒仿佛是浮在了那些液体上一般。

    不过让流墨墨望而却步的,却是那透着奇异气息的地砖区域中,一座暗黑诡异风格的王座上端坐着的一名披着一身血色披风,只露出美艳面孔的女人;

    嗯,气息上给流墨墨感觉还是活人,但感觉非常不好的女人~!

    而在流墨墨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也仿佛刚刚看到她一样,只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着,看的流墨墨愈觉不适;

    “你是何人?”而打量几眼后,流墨墨只开口问道,那女子闻言确是突然露出了微笑,但是并没有说话,

    “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墓中?”流墨墨皱眉,又问了一遍,但是那美艳女子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笑容愈的大,嘴巴拉伸的比原本的大上了一倍,几乎扯到了耳根,看的流墨墨是一阵无言;

    这特喵的是什么玩意儿??

    确定那美艳女子不是正常的,流墨墨流墨墨对她的态度也不咋地了;那原本还有所顾忌的神识毫不客气的就探了过去,然后就是一顿;

    流墨墨惊异看着她,然后神识不信邪的刷刷又扫描了几遍,随即就顿住了;

    神识扫描前方竟是空无一物,别说那个美艳女子,就是那感觉奇异的地砖也是不存在的~!

    辣么,是哪儿出的问题?

    流墨墨盯着那大嘴巴笑的怪异的美艳女子,然后沉眸抬腿,走上了那地砖;

    踏上地砖的瞬间,周围环境顿时大变~!

    脚下的哪儿是什么地砖,分明是一个个黑色的棺材~!这些棺材密密麻麻的挨在一起,在那暗红而粘稠,散着苍老腐朽气息的血海中飘着~!

    流墨墨沉眸,这些棺材很大,若里面没有异常,足以装下身高五米的巨人~!

    而流墨墨脚下的这口棺材,在流墨墨踩上去的时候就生出了粘稠的吸力,并没有伤害到她,但是那股力却让流墨墨被困在了这个棺材上;

    流墨墨试探了一下,现仙力对它反而是助力,这让流墨墨不由想到了之前在封土层外的禁制,对于仙力也是这般反应;

    辣么问题就来了,这个大墓是被镇压着的,那镇压的手笔,封禁的手笔,那股苍老腐朽的气息,那种吸收仙力的情况,分明就是同出一源~!

    那么,封印这座大墓的存在和这墓主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是说,其实并没有封印者的存在,这一切都是墓主人自己搞的鬼?!

    流墨墨神色有些严肃了起来,若是猜测是真,那么,这种镇压自己的行为,特喵的他是怎么想的啊~?

    不是神经病就是变那个态~!

    血焰猛然腾起,瞬间,流墨墨就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一层让人不喜的物质被血焰直接湮灭殆尽;

    还想困住她,真是天真~!

    流墨墨撇嘴低头扫了一眼脚下的棺材,然后脚尖猛然一点,瞬间,血焰直接凝成一股,猛然就刺入了棺材之中,瞬间湮灭出一个硕大的孔洞~!

    流墨墨飘了起来,身下血焰猛然一涨,忽的就把下方棺材盖儿直接湮灭干净,露出来棺材内,那和流墨墨预料中一般无二的硕大巨人白骨~!

    还真是巨人啊……

    流墨墨有些怔,血焰并没有落下去,她只用天眼通仔细打量了一下,眉头不由挑起,然后又用神识仔细扫描一番,随后只朝那白骨伸手抓摄;

    下一刻,巨人骨架上猛的就飞出了两根对于流墨墨来说完全是大棒子的肋骨,刷的一下就怼到了流墨墨面前,被流墨墨伸手抓住,随后血焰呼的闪现,好似普通火舌一般舔舐了骨头一圈,随后隐没不见;

    而流墨墨手里的两根大肋骨被血焰舔舐了一下,外表已然不同;

    原本的骨质直接成了火红晶莹,而那剔透的内部,细密的符文映现出来,乍一眼看好似什么珍品宝贝,而只要细看再感知,顿时就能现,那里面的符文分明就是深入骨髓的诅咒~!

    用生命为代价的诅咒~!

    不过,那诅咒是针对某个生命的,流墨墨即使直接抓着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因为直接接触,那诅咒,或者说这个诅咒的主人当时做出这件事的时候的那种极致的憎恨怨愤~!

    而流墨墨从这些感觉中只明白了一件事,这个巨人当初用生命来诅咒的,正是这个大墓的主人~!

    流墨墨明白这一点后,对这个越来越成谜的墓主人,只生出更想见他的冲动来;

    嗯,这种不停露出真面目的墓主人,陪葬品什么的应该很给力吧~!

    流墨墨抬起头看向周围数量惊人的黑色大棺材,然后忽的拔高飞到半空,身周血焰猛然释放,狠狠的扫向周围~!

    一个个的棺材盖被血焰覆盖湮灭,露出了里面的白骨;

    而流墨墨这才现,这些黑色大棺材虽然都是一般大小,一般模样,但是里面装着的白骨却并不都是那种巨人;

    当然,巨人的白骨是数量最多的,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模样的大号白骨,还有一个棺材里面装了一二十个的正常人形的白骨;

    而无一例外,这个白骨上的肋骨被流墨墨用血焰湮灭了表皮一层后,只就露出了其内密密麻麻的诅咒,与最初的那个如出一辙,就是对墓主人的怨恨种种也都差不多,让流墨墨都生出这些倒霉蛋该不会是那个墓主人自己制造出来的念头~!

    特喵的,连恨意都复制粘贴一般的极为相似,感觉就像是假的一样,而偏偏流墨墨非常确定,这些都是真的;

    这就让流墨墨有点迷茫了,就算他们都是被墓主人杀死的,但是即使是死法一样,但是怨恨这些死时残留的情绪又是怎么一样的?

    而从入这个大墓,越来越多的诡异疑惑出现,让流墨墨对墓主人的看法也是不停的在改变着;

    当然,想找到他的念头是完全没变,同时也越来越期待了起来;

    流墨墨提取出所有的凝聚着诅咒的骨头,虽然她其实挺好奇为什么墓主人会把这些被他杀死又诅咒着他的死人们的尸骨收集放在自己的坟墓里。

    流墨墨收起了那些诅咒骨头,然后飞跃过棺材和血海,最后才在上方找到了她先前看到的嘴巴很大的美艳女子;

    不,或者说,那个美艳的尸体;

    嗯,没错,流墨墨在上方黑暗中找到的,那坐在王座上的美艳女子,其实早已经是尸体了,她之前在外面的时候看到的,那美艳女子披着一身血红色披风;

    然而实际上,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血红色的披风,而是那美艳女人的皮~!

    一张除了脸和脖颈之外,完完整整生生剥离看了下来~!

    而后还有人把她的人皮制成了一件血红色的披风,裹回了她血肉模糊的身上,然后又把她的尸身摆放在了那个能保存尸身的王座上~!

    流墨墨飞到了上方,近距离的看着那美艳的尸体,目光在她脸上,那被人用生生撕开,直接到了耳垂处的伤口停留了一下,随后只探出神识检查看了一下,天眼通也刷刷扫了几眼,然后突然伸手一点;

    一抹凝聚的仙力忽的从她指尖送出,刷的落在了美艳尸体的身上,瞬间,那人皮披风无风自动,竟是自主把那股仙力吸收掉了~!

    流墨墨拧眉看了看,血焰忽的就扫看了过去~!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血焰触及湮灭,那美艳尸体竟是丝毫不损,只是在全身,包括那人皮披风上浮现出了深刻的诅咒,看的流墨墨倒吸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生前是经历了什么啊~!诅咒竟会这般~!

    不过当流墨墨亲手接触了一下之后,却是恍然明白了一些;

    这个美艳尸体在这儿,竟是镇压着下方众多白骨的~!

    用这种极致的诅咒者来镇压一般的诅咒者,粗暴的以毒攻毒,然而那极致的诅咒者也被血海中那股苍老腐朽的气息牢牢镇压着,倒是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环扣,让流墨墨佩服不已,也弄明白了关键之处,正是那从还未进入这个墓之前她就感知到的那苍老腐朽气息~!

    所以,关键之处,其实是那片血海吗?

    流墨墨挥手把美艳尸体连同那个王座收进了之前收了诅咒肋骨的乾坤袋中,随后才看向下方,只忽的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

    咕噜噜

    血海粘稠仿佛沼泽,一入内不仅当即被血浆包围,那股气息也同样的包围了过来;

    流墨墨动用天眼通打量四周,血焰呼呼燃起,迅湮灭吞噬起了血海,同时也抽取出了那蕴含在血海中的气息;

    而这般吞噬了一会儿后,流墨墨就现了端倪,只猛然往血海下方扎去,天眼通运转到极致,丝丝缕缕与血海交融在一起的气息被剥离了出来,模糊的看到了其出处,往下的度提升,同时只追随着那些气息来时的方向,最后,她只在血海的底部寻到了一个陌生的阵法,而这些气息正去从里面散出来的;

    这个现让流墨墨研究了那个阵法无果后,她就把阵法拓印到了一个晶石里,然后迅上升,冲出了血海,又继续往上,血焰开路,只生猛的冲出了这个专门为了困杀而设立在这儿的局;

    再回眸,流墨墨已经身处灯台尽头,身后灯台安静燃烧着,橘色的火光照亮了进来的道路,而前方,那感觉奇异的地砖依旧在,王座和美艳血红披风女子也依旧在,不过美艳女子并没有任何表情,目光空洞,就仿佛是一个傀儡。

    流墨墨看了几眼就收回了目光,虽然不知道那是投影还是傀儡,不过被她收走了那些尸骨,已经非常真实的说明了这里没有继续停留的价值了。

    流墨墨转身,朝来路返回,没有任何阻碍的出了宫殿大门,而在她出来瞬间,那宫殿艰涩的大门竟是哗的一下合拢,出了刺耳的摩擦声,然后砰的一声关闭,完全封闭了起来。

    流墨墨见状不由撇嘴,然后也没再关注这个宫殿,只转头看了看周围其他的宫殿,然后随意选了一个直接飞掠了过去。

    看着这个宫殿,流墨墨信手一挥,大力袭向殿门,殿门洞开,熟悉的大道和灯台让流墨墨神色微异,随后她只抬腿走了进去,刷刷点亮的灯台蔓延到尽头就没了,直到她走到尽头,前方霍然亮起,基本没有什么区别的地砖和血海缝隙,上方制式一般的王座上,一个露着上半身,下半身蒙着一层血色迷雾的男子正看着她,神色冷淡而莫名;

    流墨墨眨了眨眼,虽然知道这个男子必然也是一个极致诅咒的尸体,但是这种鲜活的眼神和那与活人无异的气息,还是忍不住让流墨墨再三打量;

    不过,这次她没有蠢萌的开口问,那男子却似乎是被设定过一样,竟是忽的歪头看她,露出一副俏皮卖萌的表情;

    不过流墨墨只看着他那歪的几乎折断在肩膀上的脖子,对于那鲜活的俏皮模样就没有任何感觉,反而森森的感觉到了墓主人设定这些的恶趣味;

    流墨墨抬腿踩到地砖上,周围场景一变,仿佛二刷的雷同,让她只一脸淡定的释放血焰湮灭掉所有的棺材盖儿,然后抓摄走了那些诅咒肋骨,随即直接冲到上方,看向那个果然是身分离,下半身只有一堆沾着残血的碎骨的歪头男尸,照着流程来用血焰舔舐了一便,然后就把他也收进了乾坤袋中。

    而在打开第二个宫殿遇到的相同情况后,流墨墨出来,随着身后殿门大声关闭,她再看周围,这高地上数量并不少的各个宫殿,顿时感觉相当无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