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玩法 -> 碎星物语

二四章 八拜之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去病闻言勃然怒道:“开什么玩笑!干活不收钱,你当我盘子吗?你不如去问问太一干不干?”

    “可是我已经拜了,有道是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连头都磕下去了,这份大礼,不胜过世界一切豪礼?你现在还和我说这个?”

    “磕头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会啊,现在就磕还给你。”温去病闻言二话不说,跪下连磕三记响头,“我还多你一下,怎样?膝下有黄金很了不起吗?我也有啊,有时候运气不好,不光膝下,连裤里也有,你要来比比吗?”

    “但……我好歹也是冥皇,诸天有数大人物,货真价实的永恒!永恒唉,你只是区区大能而已,刚刚我磕了两下头,你才磕回三个,我好像很吃亏,还是你赚啊!”

    “狗屁冥皇!你现在一穷二白,整个冥府穷到都揭不开锅了,你还有个什么屁身价?永恒很了不起咯,这么了不起,你自己去找冥界尸龙谈事情啊!没钱就别想找人干事,滚出去要饭吧你!”

    “哇哇哇,姓温的你说这话实在是没良心啊,冥府家底用尽,还不是被你花光的?如果不是为了支持你的不死会,我们至于这么穷到要当裤子吗?”

    “笑话!不死会在冥府开分会难道是我要干的吗?还不是你要我干……不对,是你逼着我干的,谁要干谁买单,天公地道。”温去病冷笑道:“而且你我都很清楚,就算没有不死会,冥府这场大劫,饿鬼也会把什么都破坏光,你根本是早料到会这样,与其便宜了饿鬼,才抢在那之前让我拿去花,这算什么人情?”

    “才不管你咧!反正磕三个头不够还,怎么也得多几个。”

    “神经病!你说我不够,我就要多磕?我才没那么傻咧!你不如把霸皇叫回来,给他磕几个,看他会不会被你忽悠住?要不去找找佛门的,他们最喜欢牺牲了,说不定不用你嗑就帮你干了?”

    “那我还是再给你磕几个,你就认命去见冥界尸龙吧。”

    “才不要咧,这还不如我给你多磕几个,你自己想办法去找尸龙谈判。”

    “哇!你太狠了,说磕就磕,你能磕,我就不会磕回去吗?”

    两边你推我让,闹腾了半天,直到妃月泪稳定境界,清醒过来,这才看着这边互揪衣领,披头散发的两人,惊讶不已,“你、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头磕来又磕去?”

    被问得一下子哑口无言,温去病、小白对看一眼,沉默了几秒,最后潇洒放开手,看着妃月泪,异口同声道:“我们一见如故,又共度大劫,实在是有缘,所以行礼八拜,决定烧黄纸,结兄弟!”

    看两边答得那么整齐,妃月泪也只能尴尬一笑,“你们……喜欢就好。”

    双双站起之后,温去病还要开口说话,小白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别的东西没有,关于那个人的情报,还有一点可以说的,你要听吗?”

    明知道这根本就是饵,温去病却怎么也拒绝不了,只能咬牙道:“你想说,难道会有人拦着你吗?你说出来,如果够分量,我就勉为其难跑一趟,但如果只是什么芝麻蒜皮的小事,可别指望我会认帐。”

    “放心,能留到现在才给你的,肯定是大大的猛料。”小白似笑非笑,“你对那个人的境界,应该很好奇吧。”

    温去病顿时无言,这是明摆着的事,百族大战时期,自己与战友们就整天纳闷,团长的具体修为究竟在哪里,似乎没有天阶,但真动起手来,天阶高位也被他打得抱头鼠窜。

    但要说他只是隐藏实力,深藏不露,又有那么几回,他被敌人的奇袭,逼得极为狼狈,像是差点就没命了,而那些敌人……最低的甚至有过地阶。

    一下子能辗压万古,一下又被地阶给打脸,这实力到底要怎么算,委实不好说,别说是当时大半见识都是从他那里听得半吊子的自己,就算现在,见多识广,对天阶之路认识极深,也只能推测,要嘛他是借助外力,要嘛是修练的力量极为特殊,甚至时灵时不灵,才会有这么大的起落。

    正是有了他的例子在那里,百族大战时候,大家才会被他忽悠住,相信天阶没什么了不起,升不升天阶根本不重要,直到帝都一夜,覆灭之后,剩下的人才醒悟过来,重新回到这条修行正路上来……

    小白道:“就和你想得一样,那个人的力量,起落差距很大,甚至很多时候连他自己都不太掌握得到,但最初的一段时间,他也是正正经经一路修练上来的,不然,区区一介地阶,凭什么能与霸皇同闯冥府?”

    温去病点头同意,以霸皇的高傲,绝不会和不认同的人并肩作战,会应那个人的邀请,共闯冥府,表示彼时两人至少身分相若,也就是说,那个人当时至少是万古之身,而且还不是寻常万古。

    “你们走过的路,他也都走过,一路修练,直至万古,速度很快,甚至可以说是一路高歌猛进,比之今日的你也不逊色……”小白道:“而且这个提升的速度,在踏入万古后,仍然没有稍减,后来,霸皇殒落后不久,他终于迈出那一步……”

    温去病讶道:“他证永恒了?”

    短暂讶异,温去病随即感到理所当然,奇点是永恒级的天灾,那个人一路挑战至永恒,并不奇怪,怪的是……挑战的结果是什么?

    托前任冥皇的福,自己也算间接见识了一把永恒证道,从事后痕迹来看,结果就是成与不成两种,如果成功,身证永恒,自然踏在诸天之巅,成为最顶峰的存在,但要是失败……怎么看都是死定,而且是彻底殒落,再没有归来的机会,那个人又算是什么情况?

    “证永恒的关键,是时光烙印的累积与参悟因果,这个你后头就会明白,那个人……应该是累积足够,至少他自信满满。”小白耸肩道:“但很遗憾,最终他却失败了。”

    “……失败了?”

    “详情我其实也不清楚,当时冥皇还没拉我过来,我不知道这件事,更无曾目睹,不过从后头一些讯息来拼凑……当时他一路突破,速度很快,没有谁为他护道,阻道的……枱面上几位大人物都直接间接有出手……”

    小白说得轻描淡写,温去病却能想到当时的惊天场面。

    几名永恒者都直接、间接地出了手,其余的各方万古,肯定也不会眼巴巴地在一旁看着,等着出现一个新的永恒,踩在自己头顶上,那一次,诸天万界有名有姓的,搞不好都来参加围殴了,而被围殴的一方,没有半个护道者,单枪匹马傲对诸天强者……这哪里是证道,简直是之前围剿霸皇之战的翻版。

    这样子都能强行闯过,从某方面来说,当时的那个人,已然更胜霸皇一筹,至少……霸皇殒落的那一战,从没有风声说有永恒者直接出手,规格上已逊了一层。

    “虽然阻道险难重重,那个人还是一一闯过,各种成功的条件全数备齐,证道永恒的异象也逐一出现,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一名新的永恒者就要诞生……这是一名前所未有,不借助天时地利,以一人之力越过一切阻碍的绝世强者……”小白感叹道:“然后,他就失败了……”

    功败垂成之事,在天阶路上时有发生,陷阱更往往发生于成功在望,轻忽大意的那一刻,这事……不算稀奇,但小白的说法,让温去病感到其中另有玄机。

    “失败了,不是应该直接殒落?那个人现在可活得好好的啊!”

    “他还活着,但不见得能说是好好的吧?那时候,他证道失败,各方都以为他就此殒落,死得彻底,再没有重来的机会,还开始抢夺他法身所化的天神器……”

    小白耸肩道:“谁知道,明明已经殒落的他,居然又出现回来,杀了一个回马枪,众目睽睽之下,抢走了那件未成形的天神器,扬长而去。”

    “……竟然还有这种事?”温去病惊愕道:“这算什么?殒落之后,直接就从时光长河苏醒回来?哪有这么快的?姑且不论证道永恒失败,时光烙印也会被抹杀,就算永恒重生也没这么速度吧?至少不可能这么快赶回来?”

    “这就不好说了。”小白叹道:“只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就是在那之后,他的时光轴就彻底乱了,开始在诸天万界的历史里到处乱跳,再后来,大家還沒反應過來,酆都鬼君就被坑了,然後,大家就明白了。”

    小白所说的话,在温去病耳中,化为一个又一个的霹雳炸响,诸般线索的连结,在脑中所出现的结论,就是一句话:那個人根本没有失败,他这是……另一种成功,他没有证道永恒,却是在跨出那一步之后,真正成了宇宙奇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