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玩法 -> 我的魔法时代

223.塔卡玛的魔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在这几天,耶基斯将他所能找到的所有初级魔法技能,统统改成初级魔纹构装,我们试着将这些初级魔纹与聚能魔纹搭配,发现聚能魔纹所汇集的魔法力非常低,很大一部分初级魔法技能在聚能魔纹提供的法力下,都没有办法正常运转。

    于是,我和耶基斯学者对所有的初级魔法技能进行了一次大排查,将我们所认知的初级魔法试了一遍,从中帅选出一批法力消耗极低的魔法技能,这样我们获得了一系列的初级魔纹构装,这些初级魔纹构装和聚能魔纹搭配就不在需要魔晶石。

    当然,其他的魔法技能也可以和聚能魔纹搭配,但是如果想让这些魔纹法阵正常运转,那么就必须安装宝石基座,在宝石基座上安装魔晶石碎片或者魔晶石,这样一来,伴生聚能魔纹所能发挥的作用就极为有限,只能节省魔晶石上的一部分魔力。

    饶是如此,聚能魔纹也能在初级魔纹构装上发挥巨大作用,不过越是高级魔纹构装,随着魔力消耗值越来越高,聚能魔纹的作用就一点点的在减弱,效果也越来越不明显,这时候,‘降低需求’伴生魔纹的作用就会彰显出来。

    我在蜥人侍女塔卡玛左手的手腕上纹了‘力量强化’‘弱点侦测’‘灵活思绪’三个初级魔纹构装,在她右手手腕上纹了‘自愈术’‘引导’‘渐隐术’三个初级魔纹构装,这六种初级魔纹几乎是我和耶基斯所能找到的初级魔纹中魔法效果最好的。

    这六幅魔纹在塔卡玛的小臂上,就像是六支精美的手镯纹饰。另外我还在塔卡玛左脚的脚踝上纹了‘风之疾走’,右脚脚踝上纹了‘御风术’。

    塔卡玛曾在蜥人族部落获得过‘丛林巡守’的称号,自身的力量不断的恢复之后,目前的实力大概也有一转中期战士的水平,所以根本不用考虑塔卡玛身体的承载力能否承受这些初级魔纹。

    这八幅初级魔纹虽然是简单至极的魔纹法阵,但是和它们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聚能魔纹却是我所见过的魔纹中最复杂的,没有之一。因此为了这八幅初级魔纹,我足足在塔卡玛的身上消耗了一整夜的时间,知道黎明的阳光让房间里的灯光失色,我才算是完成了全部魔纹的绘制。

    我手中刚刚停下了片刻,躺在写字桌上的蜥人侍女塔卡玛变睁开了眼睛,她金色的眼眸中绽放着一种无法掩饰的华彩,她双手支撑着桌面,屈膝坐在写字桌上,身上只穿着贴身的衣物,她的手很自然的遮掩在胸口,然后一脸疲惫地问我:“完了吗?”

    在身体上绘制魔纹,相当于用魔法刻刀在皮肤上划出一道道伤口,让魔法墨水就在皮肤下面,形成一幅魔纹,然后再施展魔法让伤口强行愈合,如果这些魔纹法阵能够正常运转的话,就会获得一些奇异的魔法效果,但是整个绘制过程也是非常痛苦的,持续不断的疼痛感久而久之就会让人心情极度的烦躁。

    没想到塔卡玛的忍受力如此强大,整夜都没有发出一声呻吟,身体也没有乱动过一下,就这样默默地挺过来了,我还以为她强迫自己昏迷或者是睡着了之类的,没想到我停下来的第一时间,她就这样问我。

    “差不多就这些了,这样的话……你再穿上一套风蛇皮甲制成的‘魔蛇之牙’魔纹构装,身体的承载力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我狠狠地揉搓了脸颊,驱走身上的倦意,一边收起桌上凌乱的魔法刻笔,一边对塔卡玛说道。

    塔卡玛灵活地从写字桌上跳下来,只是她身上拥有了额外力量的加持,她没掌握好尺度,从写字桌上一下子跃到窗前,她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双脚,有点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

    随后,她一脸惊讶地问我:“这就是我身上魔纹构装的力量?”

    我点了点头,对塔卡玛说:“没错,但还不是全部!”

    一旁的侍女端上来一盆温水,我刚想洗把脸,一旁的侍女已经将准备好的热毛巾盖在我的脸上,我需要的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有侍女服侍我洗漱,让我着实的享受了一下权贵们的生活。

    湖边小岛冬季的清晨,湖面上升起一层淡淡地轻雾,阳光穿透轻雾照射到岛上,让这边的景色变得如幻如梦,我和琪格坐在顶层的露台上吹着冷风,这里湿气很大,水杉树上布满了亮晶晶的白霜,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琪格穿了一件淡金色披风,她昨晚饱睡了一整夜,早上醒来自然是容光焕发,她贴在我背后,将脸靠在我的心口上,安静地听着我的心跳。

    塔卡玛从楼下走上来,她的身上穿了一套风蛇皮的紧身甲,这是一套普通的‘魔蛇之牙’魔纹构装,耶基斯学者目前手里剩下的魔纹构装订单,对方订制的就是一批风蛇皮紧身甲。

    “你在担心我?”琪格眯着眼睛,看着塔卡玛全副武装的样子,全身上下都焕然一新。

    “你说呢?”我不咸不淡地回了句。

    “乖乖地在帝都等我回来。”琪格双手从我身体后面伸出来,紧紧地搂住我,对我说道。

    她接着又说:“把心放进肚里,这次返回欧瑞城,有齐齐达尼亚跟在身边,你可别小看他,他是圣殿的暗骑士,而且我也是一位擅长魔法药剂学的风系魔法师,还有很多人与我们一起返回欧瑞城,没什么可担心的,等我把亚克力斯从森夏位面上救回来,立刻就回来!”

    我握住她的手,对她说:“要是你不回来,我就去欧瑞城找你。”

    琪格轻声浅笑,温柔地对我说:“通往埃提亚联盟王国的路可不是那么好走的,丛林沼泽是蜥人族的领地,蜥人们对格林人可不怎么友好。”

    我对琪格说:“要不然,让卡特琳娜也跟你一起过去?”

    琪格笑着问我:“你舍得让她跟着我?”

    我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琪格轻声骂了我一句:“傻瓜!”

    ……

    第一场雪后的第五天,琪格带着蜥人侍女塔卡玛匆匆地赶到传送大厅,通过临时法阵去了奇岩城,在那里她将和齐齐达尼亚一行人乘坐魔法飞艇穿越丛林沼泽,一切顺利的话,大概需要花费一个半月的时间,飞艇就会抵达欧瑞城。

    站在传送大厅门口,看着第五街区繁华街市上来往的行人,我有些无力的靠在街边的栏杆上。

    琪格终究是没有带走卡特琳娜,她知道我接下来要在耶罗位面狩猎尼布鲁蛛人,所以她将卡特琳娜留给了我,卡特琳娜穿着一身构装皮甲坐在栏杆上,一脸平静地看着远处,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吸引了很多行人回头观看,只是大家对于一位魔纹构装的女战士目光不敢太过放肆。

    赢黎亭亭玉立地站在我身畔,初冬的冷风将她的脸蛋冻得通红,她的双手捧着一团暖暖地火。

    海伦娜挽着我的胳膊,看着传送大厅斜对面的大歌剧院,对我们建议道:“要不然我们去看一唱歌剧吧!”

    或许是找到了离开传送大厅门口的借口,其他人一致点头赞成。

    海伦娜先跑到大街对面买了五张剧院门票,只等着上一轮散场之后,剧院出口涌出大量的人潮,我们随着人群从入口走进去。

    等到这场歌剧结束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这场歌剧到底在演些什么,只是大概记得好像是在演绎天空城之战,那些演员们都背着洁白的羽翼,满舞台的乱跑乱跳,把自己当成了云中城里的翼人。

    海伦娜一直腻在我的怀里,似乎赢黎觉得这时候只有海伦娜甜美的嘴唇才能抚慰我的心。

    事实上我只不过是站在传送大厅的门口,略微地感慨了一下人生的聚散离合,就像天空中的云卷云舒。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依然在皇家魔法学院和帝都魔法研究院之间来回奔波。

    因为琪格不在身边,我不敢在随便旷课,省得惹怒了某位任课老师让我在魔法学科上不及格。

    除了在检测魔法等级的时候,我再次将所有一年级魔法生远远地甩在身后,这次就连魔法符文课的测试我都只是踩在及格的红线上,那几张测试卷纸上醒目的c,让我觉得自己或许真的不是学习魔法的料。

    虽然魔法公会那边向格林帝国所有魔法师们公布了鱼皮风帽与生命魔纹的奥秘,但是一直没有哪位铭文师找上,我学习鱼皮风帽的制作方法,看起来初级魔法学院门口的殴斗事件,让那些铭文师们也是心存戒备,他们不愿来学院找我,大概就是怕我说出‘拒绝’,驳了他们的面子。没想到鱼皮风帽上的生命魔纹居然会成为我和其他那些铭文师们的隔膜。

    帝都魔法报也忽然沉寂了下去,上面没有任何关于鱼皮风帽的消息。

    扎克在空港小镇的马厩里存放了一百匹上等的黑麟马。

    我趁着休息那天,赶到空港小镇将那些战马运到辛柳谷,只是这些黑麟马似乎有些不太适应辛柳谷的地底生活,它们好像对那些兽人战士们也充满了敌意,只要兽人战士们胆敢靠近,它们就会毫不留情的用后蹄子踢他们。

    这些战马一时之间没有办法直接上战场,于是只能将它们赶到辛柳谷地表的草甸子里放养,那些兽人战士就是放牧人。

    兽人战士们需要和这群战马混得更熟一点,老兽人泽旺对我说:兽人战士更喜欢骑座狼。

    可是在帝都,座狼好像是贵族们兽栏中的宠物,大概牲畜市场里没有人会贩卖座狼吧,能有这些黑麟马已经很不错了,而且这些上等的黑麟马单从奔跑速度和耐力上看,是座狼无法比拟的。

    接着艾丽娅推荐的那个制皮工坊传来消息,制皮大师已经做出来了首件白岩犀硬皮甲。

    毕竟是百套高级皮革制成的硬皮甲,所以还是有必要试穿一下的。

    于是我让卡兰措挑两位身材匀称的兽人战士从辛柳谷里出来,在制皮工坊里试穿了一下那件硬皮甲,因为制皮大师有些错误的估计了兽人背肌和胸肌的发达程度,所以硬皮胸甲显得有些紧,随后就有制皮师对这套白岩犀皮甲设计图进行了改良,制皮工坊这边给我的完工日期是在四十天之后。

    通过艾丽娅的沟通,制皮工坊方面答应将那些白岩犀的硬皮甲逐一供应给我,这样我就可以一件一件的给那些硬皮甲上绘制‘巨熊之力’魔纹。

    另外,我在北杜伊斯堡为野蛮人奴隶定制的那些黑铁裤甲和重靴已经开始陆续交付,那些据柏恩德说,辛柳谷里的野蛮人奴隶因为这些黑铁裤甲,几乎都要打破了头,每个野蛮人奴隶对这些黑铁裤甲都爱不释手,但是他们比较反对穿黑铁重靴,更愿意赤着脚奔跑。

    木匠工坊那边重弩的握把也都已经交付完毕,为此,我还多了一个新客户,这家木匠工坊听说我手中拥有放置了一两年的靛辰木和铁木,当下就和我订购了一批木料,这也为我省掉了一大笔的制作费用。

    经过我上次的整治,辛柳谷地底岩洞缫丝间里的几只瘦成皮架子的巨型蜘蛛重新开始进食,但是它们却已经无法恢复到正常的缫丝状态,现在几乎所有巨型蜘蛛的身体情况都再走下坡路,状态一天不如一天,魔纹蛛丝从这个月开始减产,看来狩猎巨型蜘蛛迫在眉睫。

    那三只尼布鲁蛛人奴隶被我送上了开往埃尔城的魔法飞艇,跟着尼布鲁蛛人奴隶一起飞往埃尔城的还有一封写给鲍比的信。

    这期间,我陆续去了两次耶罗位面的坦顿城,第二次再次扑了一个空。

    等到第三次的时候,我才在比利先生的旅馆里见到了鲁卡和贾斯特斯,两个人虽然受了一点伤,但是精神状态很好,我开启传送门走进来的时候,发现两人躺在旅馆里的有说有笑地闲聊,房间里的地板上还堆着这次外出狩猎的战利品。

    为了平息我的怒火,贾斯特斯似乎早有准备,他亲手绘制了一张尼布鲁蛛人战士大致活动范围布局图纸,这张羊皮纸本就是他从坦顿城里的一间杂货铺里随手买回来的地图,只是在他外出狩猎的这段期间,他将所见所闻记录在了这张地图上。

    最有价值的一处标记,是他标明了一处距我们最近的蛛人营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