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玩法 -> 我的魔法时代

288.家庭聚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刺眼的阳光从布满冰窗花的玻璃窗外照进阁楼里,照到白色的被单上形成了斑驳的光影。

    我从梦中清醒过来,感觉喉咙有些发干,拿起床边写字桌上的水杯,发现水杯竟然还是温热的。

    酒喝得有点多,有点记不清昨晚上什么时候回到家的。

    从床上爬起来,看到有一叠衣服整齐的摆在床头。

    早晨的阁楼里显得有些冷,飞快地将毛线衣套在身上。

    听到院子里有低声的欢呼,连忙跑到写字桌旁单膝跪在椅子上,单手支在写字桌面并将头伸到窗边,我将阁楼的窗子推开,一股寒冷的风从外面吹进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头脑随之清醒了很多,我顺着熟悉的声音向外看去,赢黎和海伦娜、贝姬、辛迪都站在院子里。

    院子里的草坪上重新堆起一座雪人,女孩子们大概是因此而欢呼雀跃。

    转眼之间,特雷西已经嫁人了,似乎心里面有些空落落的,想必莱恩特和芬妮也是如此吧!

    屋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卡特琳娜端着一盆热气腾腾地热水走进来,对我说:“昨晚上你喝的那么多,还以为你能多睡一会。”

    我拍了拍肚子,对卡特琳娜说:“有点饿了,想要下楼看看有什么吃的。”

    用温热的毛巾擦了擦脸,看到卡特琳娜欲言又止的模样,我试探着问道:“哦,对了,昨晚上我喝醉了之后,没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卡特琳娜眨了眨红宝石一样瑰丽的眼眸,她穿着一件亚麻布杏黄色长裙,袖口高高挽起,露出一截儿雪白的手臂,对我笑说道:“你答应了马文,给他提供五百套铜火锅,让他今天上午来家里取。”

    “……是吗?我有点不记得了,我还说其他的什么了吗?”我轻轻地敲了敲有些昏昏沉沉的头,感觉精神之海就像是遭遇一场风暴。

    卡特琳娜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你对鲍比说,让他继续帮你聚集漂泊在史洛伊特省的流浪兽人,如果他们想要回家,就让鲍比资助兽人们一些路费,还让鲍比想办法找到一些路过埃尔城去帕伊高原的商队,让那些兽人跟随帕伊高原的商队一起通过死亡之路。”

    我忍不住将额头贴在玻璃窗上,对卡特琳娜说:“我居然对鲍比说了这样的话?”

    卡特琳娜点了点头说:“是啊!”

    我还依稀记得昨晚上和本杰明学长也唠叨了半天,问卡特琳娜:“那我昨晚上对本杰明学长承诺了什么?”

    卡特琳娜低头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才说道:“你答应帮他做一套魔纹构装。”

    我用力揉着额头说:“这件事我倒是有点印象……”

    远远地看到两辆大型载货的魔法篷车驶入巷子里,魔法篷车一路驶来停在我家的门口,然后就看见马文从车厢里跳下来,朝着站在阁楼上窗边的我挥了挥手,我只好挤出来一个僵硬的笑容来。

    “好吧,我去辛柳谷叫人把这些铜火锅搬出来,你去帮我稳住这家伙。”我搓了搓手,对着卡特琳娜说道。

    卡特琳娜带着一脸温柔的微笑,对我说:“好的。”

    说完便转身走下楼,而我站在阁楼里,对着马文摆手示意稍等之后,‘砰’的一声关上了窗子。

    我打开通向辛柳谷的传送门,让守在里面的兽人战士赶紧从辛柳谷铁匠铺的仓库里搬出五百只铜火锅来。

    不久之后,五百只铜火锅顺利装进魔法篷车的货箱里,马文站在魔法篷车上向我挥手道别。

    在帝都颇受欢迎的铜火锅在马文的推动下,终于算是在埃尔城打开了一些销路,但也仅仅是一些手头宽裕的小贵族们才会购买,他们有的是猎奇的心里,有的则是有亲戚在帝都,大概是在来往的信笺里有提到过这种铜火锅给帝都的冬天带来了怎么样的便捷。

    总的来说,埃尔城的消费水平相较帝都来说差了很多,埃尔城的平民们是绝对用不起这种消耗魔晶石碎片的魔法类生活用品的,马文之所以这次专程跑来拉走五百只铜火锅,其实主要是向我道别来的,他说后天不去空港为我送行了,因为一个月之后,马文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将会带着司佩到帝都找我。

    马文接受了我建议,答应到帝都去闯荡一番,这边的魔法杂货铺找了司佩的表哥来负责管理。

    ……

    事实上,赢黎与海伦娜、贝姬、辛迪诸位女孩在院子里重新堆起来的雪人仅仅存在了一上午,就十分倒霉地被巴沙姑妈家那三位熊孩子再次推到,孩子们学者警卫营骑士团里的骑士冲锋的样子,对着雪人轮番发起进攻,并成功地将雪人变成了废弃的雪堆。

    赢黎站在露台上,十分无语地看着那堆残雪,气鼓鼓地看着我。

    我伸手捏了捏赢黎的脸蛋,对她亲昵地说:“想要什么样子的雪人,我帮你把它变出来。”

    说话间,我的手指在空中绘出来一幅淡淡魔纹法阵,随着我口中的魔咒结束,院子里地那堆被践踏了的残雪在三个孩子面前像翻涌的地泉一样不停地向上升起,就在三个熊孩子的面前,重新塑造成一个雪人出来。

    三个熊孩子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两条腿有些不听使唤。

    雪人的样子更像是用雪雕出来的重甲步兵战士,它手里握着那只用来清扫院子的埽把,双膝微微弯曲,埽把指着三位熊孩子,并向他们一步步走去。

    三个熊孩子手里拿着木棍,看着雪人向他们逼过来,被雪人吓得哇哇大叫,在院子里胡乱奔跑。

    听见了熊孩子们的哭喊声,芬妮和巴沙姑妈一先一后从屋子里跑出来,她们身后还跟着二表哥年轻的妻子和巴沙姑妈家的表姐,她们将吓得小脸煞白的孩子们聚拢在一起,一边询问发生了什么,一边将孩子们拉进了屋子里。

    孩子们词不达意地解释他们和雪人战斗的经过,说是被他们打败的雪人战士居然复活了,云云。

    听得巴沙姑妈和芬妮也是一头雾水,这时候,雪人早已经回到了原地,安静的矗立在院子里。

    “哼,无聊!”赢黎将头扭开,柔顺黑色长发像瀑布一样垂下来,转身离开。

    ……

    巴沙姑妈一家为了参加特雷西的婚礼,专程从拉文纳姆城赶过来,因此莱恩特和芬妮决定晚上在家里再次宴请巴沙姑妈一家,晚上的时候,特雷西和艾伦特也会赶来为巴沙姑妈一家饯行。

    上次巴沙姑妈一家来埃尔城还是在六年之前……

    六年的时间说长也不算太长,但是莱恩特和芬妮的生活却改变了许多。先是家里增添了新成员,南希和辛迪,我在这段时间里成为了一名魔法师,特雷西嫁给了艾伦特,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有些让巴沙姑妈一家不能理解。

    他们甚至没有觉察到平民家庭里诞生一名魔法师的意义。

    贺拉斯姑父坐在客厅里与莱恩特聊天,眼睛不再眯成一条线。

    也许是因为骑士长的身份,让他的坐姿始终保持那么笔直。

    他对着莱恩特说话的时候,傲慢的语调有了略微的收敛,也不再用鼻孔对着莱恩特,脸上甚至还能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在他刻满皱纹的脸上,这种表情并不能让人感觉到有多么舒服。

    在此之前,贺拉斯姑父一直有些看不起巴沙姑妈的这个亲弟弟,他觉得莱恩特的性格有些懦弱,虽然拥有精湛的西洋细剑剑技,却没有投身骑士团当一名骑士,而是在战士学院里当一名教官,这点不符合贺拉斯的骑士准则。

    “不管怎么样,艾伦特那孩子出身于贵族家庭,似乎家境也很不错,虽然平民家庭里的姑娘加入贵族家庭,难免会被那些贵族亲戚们看不起,但是特雷西总算是有了个很好的归宿。”贺拉斯姑父这样对莱恩特说道。

    其实巴沙姑妈嫁给贺拉斯姑父也算是平民家庭出身的姑娘嫁入了贵族家庭,贺拉斯姑父这么说,难免涵盖到了巴沙姑妈,坐在一旁的巴沙姑妈用眼睛狠狠地剜了贺拉斯姑父一下,毫不客气地说道:“贺拉斯,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平民家的姑娘怎么了?平民家庭出身的姑娘还不是给你生了五个孩子?”

    贺拉斯姑父对着巴沙姑妈挥挥手,让她停下来,皱着眉头说:“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我这又不是在说你,我只是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我只是让莱恩特和芬妮劝一劝特雷西,特雷西的性格有些急躁,平时应该注意收敛一点,毕竟是嫁到了贵族家庭,要时时刻刻地注意不要做出失礼的举动,被那边的亲戚们说三道四,还应该对以后的生活有一些规划。”

    巴沙姑妈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没觉得特雷西这样的性格有什么不好!”

    莱恩特和芬妮相互对视一眼,莱恩特知道不应该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毕竟这里面存在着平民与贵族之间的矛盾,芬妮将目光落在巴沙姑妈小儿子加布里身上,这位便宜表哥比我大四岁,今年秋天才正式服完兵役,如今也是拉文纳姆城的警卫营骑士团里的一名骑士。

    “加布里,兵役期满之后有什么打算没有?”莱恩特对着巴沙姑妈家的小儿子问道。

    加布里有一头柔软黄头发,鼻梁挺直,面容轮廓看上去非常秀气,此时他正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辛迪发呆,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为客厅里诸人目光的焦点。

    坐在一旁的巴沙姑妈偷偷地捅了捅加布里,小声地对他说道:“你舅舅在问你话呢!”

    “啊!舅舅,您刚才问我什么,很抱歉,我没听清!”加布里毕竟还年轻,没有办法厚着脸皮当做若无其事,他的脸有些微红。

    其实我发现这位便宜表哥只是在之前对我有种贵族式的傲慢。

    除了对我吐口水那次让我觉得他缺少一些教养,他的诸多表现还是蛮绅士的。

    我觉得他之前对我的态度也恰恰是很对贵族对平民的态度。

    莱恩特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加布里脸色微红,小心翼翼地看了贺拉斯一眼,然后对莱恩特说:“其实我蛮希望能够参加冒险团,到外面游历一番,只是贺拉斯觉得这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所以我目前在拉文纳姆城的骑士团里当一名巡守……”

    辛迪穿着居家一条长裙,胸.前系着一条围裙,端着一盘甜饼干走过来,加布里的目光再次被辛迪吸引住。

    巴沙姑妈抬头打量着辛迪,并对辛迪温柔地说道:“辛迪,你也过来坐坐,和我们一起聊聊天!”

    辛迪撩了一下散乱在耳边的长发,偷偷地瞄了我一眼,希望我能给她一点提示。

    我瞥了一眼加布里表哥,辛迪看到我的眼神,脸色微微一黯,并没有做到巴沙姑妈身旁,而是乖乖地坐在莱恩特身边,看来辛迪对这位面容清秀的加布里表哥没有什么感觉。

    巴沙姑妈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对莱恩特说道:“要我看啊!特雷西这么选择就多了,嫁入贵族家庭至少能拥有衣食无忧的生活,这不比嫁给什么铁匠家的儿子或是一位年轻的制皮匠什么的幸福得多啊!”

    正在说话间,特雷西和艾伦特从外面推门走进来。

    特雷西站在门口玄关处,向着客厅里询问道:“你们在谈论我什么?”

    “我是说你以后的生活一定会幸福美满!”巴沙姑妈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侄女,眼里满是亲切的笑容。

    巴沙姑妈看着我和辛迪的时候,从来没有这种亲切的眼神。

    特雷西轻轻地扬了扬嘴角直接走进来,和辛迪挤在一起,坐进沙发里。

    客厅里的沙发上坐满了人,我站起来迎向艾伦特,将他带到酒柜吧台边,和他一起坐到吧台高脚椅上,指着酒柜里的金苹果酒,问他要被要喝一杯。

    艾伦特满眼感激地看着我说:“吉嘉,谢谢你那箱礼物,礼物有些太贵重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