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历史军事 -> 盛唐不遗憾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久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养生是绝对正确的观念,对一个人的身体是大有好处的,到了年老的时候,他的身体会比同龄人好得多。

    只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从年轻时候就养生的条件的,这注定只能是少数人的专利,绝大多数人,别说从年轻的时候开始注重养生了,就算是到了年老的时候,也都得拖着病体去继续干活,以此来养活自己的家人,或者是减轻孩子的经济压力,养生是不存在的,永远都不存在,是根本就实现不了的空中楼阁。

    而少数能够从年轻的时候就养生的人,要么是不愁吃喝的富二代,要么是能力非常出众的高级人才,这些人才是具备从年轻时候开始养生的条件的,而若是一无所有的人,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养生,很有可能到老来的时候,会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劳动,也就是所谓的老大徒伤悲。

    这样的例子是非常多的,在后世的社会,有好多年轻人,并没有什么出色的能力,收入也不高,积蓄更是月光的水平,但他们在年轻的时候非常喜欢享受,从来不知道为将来考虑,如此,到了老了的时候,就会突然发现,自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既没有积蓄也没有工作和挣钱的你能力,如此,几乎就沦为了等死的状态,只能指望朝廷给点补助了,可朝廷的钱也是有数的,不会补贴很多的,这样一来,他们的生活水平可想而知,从而导致很多人,一旦到了老年的时候,就会生出轻生的念头,因为活的真的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当然,这种少壮不努力的人是罪有应得,一般很少会有人去同情他们,可也有一种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非常的努力,工作的热情很高,但却因为处在社会的底层,收入仅够维持自己的正常生活,去掉房租和吃喝之后,基本上就没有结余了,在老了之后,自然也就没法办法继续养活自己了,从而沦为悲惨的一群可怜人。

    总之,在竞争激烈的社会,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不但年轻的时候无法注重养生,同时,也挣不到什么钱,慢慢的就衰老了,也可以叫未富先老,最终让自己在老来的时候一无所有,可怜又可悲。

    而优秀的不可替代人才,以及很多富二代富三代的人,就不会有这方面的担忧了,他们的财富收入较高,就算是不工作都能有很好的收入,稍微工作一点时间,所能得到的收入,就是普通人一辈子都赶不上的,就比如像李安这样的超级人才,随便搞点什么,就够自己一生无忧的了,如此,哪里还需要拼了老命的去工作去拼命,趁着年轻的时候多享受,也没啥不可以的。

    “左相说的也有道理,年轻的时候是应该多努力,但还是要稍微注意一下养生的,只要不把养生作为自己的主业就行了,一天工作一两个时辰是肯定不行的,不过,吃完饭抽点时间散散步还是可以的,不是吗?”

    李安看着陈希烈,开口说道。

    陈希烈点头道:“说的也是,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年轻年老都一样。”

    “李侍郎,这个电报机……”

    刚刚才说完养生,马上就有一名大臣,把话题给转移到电报机上面去了,很显然,这些大臣都知道养生是怎么回事,对于这个话题没多大兴趣,而对于李安刚刚实验成功的电报机,却是充满了巨大的兴趣,很想要了解更多的情况,所以,都围拢上去,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

    李安一整天,把自己能说的话,基本上全都说了一遍,对于电报机的事情,李安是真的不想再说一个字了,甚至一提电报机就感到头痛,所以,也不想继续解释了,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溜了,大臣们见状,只有少数留下来继续散步,大部分都回去了。

    已经好几天没下雪了,京城外边还要很多的积雪,但在京城的内部,所有的积雪都被清理干净了,只是在道路的两侧拐角,还有少许不起眼的小雪堆,毕竟,相关人员对京城内部的环境是最为重视的,不会让积雪长久的存在,以免影响城内的交通。

    回去的时候,李安在车上眯了一会,车停的时候,李安猛的醒了,此时,已经是夜半三更了,城外大部分的老百姓都已经进入梦乡,只有经营的商人和少量百姓仍旧在享受夜生活,而城内的繁华商业区此时正是很多年轻人醉生梦死的场景,这也带动了那里的商业发展,很多最繁华地区的店铺都是全天不打烊,几班人马轮流伺候着。

    自从取消夜禁,大唐的夜生活就开始了,而在灯具普及之后,大唐的夜生活就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了,各种彩色的霓虹灯逐步出现在城内的繁华大街上,

    很多店铺为了吸引顾客前来,都会选择用灯光来装饰夜间的店铺景色,如此,对于带动自己店铺的生意,具有很大的作用,毕竟,越是灯光明亮的店铺,感觉就越是豪华,人待在里面就更加的舒服。

    “阿郎,到家了。”

    李安迈步下车,晃晃悠悠的进入自己的家门,这个时间,家里的大部分人都睡下了,只有当值的少数人还没有睡下。

    男女仆人大约有七八个,护卫有十几个负责夜巡,总数有二十多人,夜间也有人专门做饭,伺候这些值夜的人。

    “阿郎,要不要准备醒酒汤?”

    后厨的值夜仆人,开口问道。

    “今日没喝酒,不必了。”

    李安独自走向内院,为了不吵醒家里人,李安脚步很轻,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到自己走路的声音。

    “夫君回来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刚走到中院,就听到颜如玉的声音,这让李安微微有些意外,这么晚了,颜如玉应该早点睡才对,怎么可以如此熬夜呢?这样对自己的身体很不好。

    李安皱了皱眉头,批评的说道:“都夜半了,夫人怎么还不休息,熬夜对身体不好,看看我的夫人都憔悴了。”

    这可不是瞎说,看着颜如玉为了等自己回来而熬夜,李安内心是确实有些心疼的,而且,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自己回来晚了,自己洗洗睡就可以了,哪里需要有人陪着,这完全就是浪费,可换个角度去想,这也是挺感人的,自己独自回家之后,能够看到有人在等着自己,这种感受不是一般的温暖,让人的心里暖暖的很是开心,有一种再苦再累心里也值了的感觉。

    颜如玉笑了笑,开口说道:“原也没想会等到现在,以前夫君去宫里宴饮,比这次要早回来近一个时辰,这次为何要耽误这么久,让妾身是等了又等,每一次听到府外有车经过,就以为是夫君回来了。”

    很显然,颜如玉也没料到,李安这次会耽误这么长时间,原本打算晚睡半个时辰就能等到李安的,可惜没有等到,可既然半个时辰都等了,那么,再多等一会儿又有什么关系呢?多等一会还没出现,颜如玉心里就有些担忧了,就更加没有困意了,于是又等了半个时辰,可李安仍旧没有出现,如此一来,就只能继续等下去,哪怕已经哈欠连天了,她也只能继续坚持,大不了一夜都不睡。

    “夫人有什么好担心的,今日我是立了大功的,是去喝庆功酒的,又不是去参加鸿门宴的,来回也都有护卫跟随,能有什么危险。”

    李安笑着说道。

    虽然说话的时候,信心十足,可颜如玉能够在夜间等自己归来,李安心里还是颇为温暖的,是非常高兴的。

    “本来她们几个也是要等夫君回来的,可妾身看她们太辛苦,就让她们先回去休息了,一个人熬夜总比四个一起熬夜要好,草儿陪我等了半个时辰,见她呵欠连天,便让她也去睡了,后院就剩两个新来的女仆在值夜,夫君要喝点醒酒汤吗?”

    颜如玉开口说道。

    李安笑着摇头,开口道:“今日没怎么饮酒,就光顾着吃菜了,对了,陛下赏赐的一大跳石斑鱼,你们几个吃了吗?”

    这条大石斑鱼,是皇帝赏赐给李安家人的,是一条非常难得一见的好鱼,只不过,大鱼送来的时间有些晚了,估计,颜如玉她们早就已经吃过了,如此,是否吃鱼肉就未可知了。

    “公公说是陛下赏赐的,还热着呢?我们几个又岂敢不吃,当着公公的面,每个人都吃了几口,味道确实不错,只是晚饭吃过不久,所以,也吃不了多少,更吃不出太好的味道,明日热一热,估计味道会更好的。”

    颜如玉开口说道。

    任何食材,一般都是新做出来的比较美味,剩了之后就不那么好吃了,可若是肚子刚刚吃饱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在一个人肚子饱饱的情况下,就算是顶级的美食放在眼前,那也是提不起多大兴趣的。

    就像一个很好色的人,若是刚刚宠幸完美人,也是会进入贤者模式的,而一旦进入了贤者模式,这个人就会变得对美人提不起兴趣,变成了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贤者。

    “夫人一定不知道,这尾大石斑鱼是为夫从陛下嘴里抢来的,今夜的宴会,所有人都吃了大石斑鱼,只有陛下一口都没有吃。”

    李安笑着说道。

    “从陛下嘴里抢过来的,夫君好大的胆子?”

    颜如玉知道一条鱼不算什么大事儿,表情一点也没有紧张,反而觉得李安很牛逼,形象很高大,让她万分的敬仰。

    李安得意的说道:“今日宴饮,陛下直接在大殿给御膳房发报,让御膳房做了三尾巨大的石斑鱼,做好了之后,陛下一尾,我一尾,剩下的一百多大臣共分一尾,为夫一看,这么大的一尾哪里吃得完,就跟陛下说了,要把吃不完的部分带回来给夫人们品尝,陛下一听,直接就把筷子给放下了,让宫里的小太监把还没动筷子的一条最大的石斑鱼给送到我们府上了,为夫的一句话,让陛下今夜一口石斑鱼都没有吃上。”

    “夫君好厉害,陛下最宠的大臣就是夫君了。”

    颜如玉高兴的说道。

    李安得意的点头道:“这是自然,谁让别的大臣没有为夫这般本事呢?陛下宠幸的不是为夫,是为夫的无可替代的能力。”

    这可不是李安瞎说的,在整个大唐,没有任何一个大臣的能力可以与李安相提并论的,所有有能力的大臣,到了李安的面前都显得如此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是是是,我的夫君是最厉害的。”

    颜如玉开口夸赞李安,顿了顿,开口说道:“天色这么晚了,可怎么就不困呢?刚才还困的,这会儿却是精力十足了。”

    “哈哈!为夫也困过头了,刚才在车里还睡了一觉,到家的时候还晕晕乎乎的,可一见到夫人就突然不困了,现在也是精神好的很,要不,去果园坐坐,那里环境最安静,也没人打扰。”

    李安已经好久没有在夜间的时候去果园玩了,记得上一次还是两个月前,偷偷的在果园里做羞羞之事,那种感觉还是很刺激很美妙的,不过,就是因为不是经常去做这事儿,才会觉得有趣的,若是天天如此,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今日月黑风高,正是偷偷摸摸做坏事的好时机,尽管后院有寝室,在屋子里也更暖和一些,可却是少了一种特别的激情。

    冬天的气温很低,大部分的果树都是光秃秃的状态,但也是有少数的果树,仍旧挂着诱人的水果,从而让人可以在冬季的时候,吃到最美味最可口的新鲜果子,这也是李安的刻意安排,当初种树的时候,就考虑到冬季吃水果的问题了,所以,李安特意派遣仆人,去大唐的很多地方,求购优质的各个不同季节成熟的水果,以让自己的果园,可以一年四季无空档产出优质的水果,让自己的一家人,可以在任何季节,都能吃到最新鲜最美味的水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