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第四十六章尸神诡秘,幽冥九问,欺天轮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离开封聻地这片诡异恐怖的魔土,梵无劫一行人才知道为什么世尊留下封印魔土的一念,才是唯一的生路,封聻地魔土和正常的世界根本不在一个宇宙层面,那一片魔土根本没有尽头,更像是一种幻觉,或者说一种信息。

    随着他们慢慢的看见魔土的真实,就渐渐在魔土中深入,最后这一幻觉、信息化为真实,将他们困在其中。

    现在,经过世尊的当头棒喝,将聻定义为阴魔,真实的封聻地也就化为虚幻的幻影,摆脱了这种幻觉,他们只需要一步,就能跨出这个非虚非实的世界。

    法净大师先走出这一步,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却是浩浩荡荡的毁灭劫潮,根本看不到魔土存在的踪迹,但同样也看不到来时的路……就连回归血海劫眼的那一条道路也消失了。

    这是一条有去无回的路!

    法净双掌合十,叹息道:“原来封聻地魔土,居然也是昔日祇树给孤独园的聻念所化,虚实难分,真幻二相,我们还是着相了!”

    魔道一众魔君紧随其后,焚魂魔君心有余愧道:“这个鬼地方居然是一处虚幻的所在,吓得我还以为魔祖他老人家真的把世尊传道的圣地给搬走了呢!”

    元育却摇头道:“这并非是一处虚幻的所在,魔祖也确实把世尊住了二十年的圣地给搬走了。若是将聻理解为阴魔,这里当然是一处外魔幻像,但如果接受魔祖对聻的理解,那么世间两座祇树给孤独园哪座是真的,还是两说呢!”

    梵无劫神色古怪道:“那么世间两座祇树给孤独园,到底哪座是真的?”

    “两座都是真的!”元育感叹道:“对于世尊和魔祖这样的大神通者来说,任何不可思议都有可能发生,休说是两座祇树给孤独园,就算是数百个洪荒世界,无数代洪荒大陆共存,也不是不可理解的,他们那种境界,早已超乎了我们想象的极限。”

    “世间的一切常识对他们都不起作用!”

    “因为常识就是他们定义的,颠倒因果,重订概念,乃至篡改宇宙大道对他们来说犹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若非世间有不止一位大神通者,那宇宙中的众生万物,都是大神通者手中的玩具而已。”

    “大罗竟然如此可怕吗?”梵无劫有些难以理解,他疑惑道:“但我所见过的大罗,阿修罗王舍摩黎虽然也非常强大,却也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元育笑而不答……

    “妖魔秽物,狼子野心!”法净大师怒目瞪着一众魔道大罗,他身后的老僧站成一排,皆面带杀气,隐隐围堵住魔道众人的逃走的生路,将他们堵在毁灭劫潮前面。这些老僧比起刚进入归墟之时,已经少了一大半人。

    其中有不少是刚刚在封聻地,被魔道一众魔君给暗害的。

    若不是魔道引来诸佛同坠后恶念所化的佛鬼,何至于让佛门损失了一大半人,魔道中虽然也有减员,道君之下的魔子魔孙都死绝了,在封聻地又被同化了尸神老人等几位老牌魔君,刚刚转化阴魔,降服魔头重归己身的时候,也有两位魔君没能降服阴魔,以魔制魔,反而为魔所制,化为阴魔。

    不过血屠魔君和无生教主心里都隐隐有一种怀疑——以魔道那些魔君的狡诈和阴险,即便他们看上去是栽了……也没有人敢肯定他们是不是演出来的。起码尸神老人这样老谋深算之辈,被聻念给轻易洗脑,其中就有些古怪。

    虽然说并非没有可能,但就是让人感觉有些虚假的那种错觉。

    元育就可以肯定,虽然尸神老人确实被封聻地魔土同化,但绝对不是他所说的那样,因为一时没有来得及否定外来的聻念,而被聻染同化。尸神老人出自尸魔一脉,创造过人工烧造舍利子这种骇人听闻,惊才绝艳的产物,受到杀戮魔祖的青睐。

    如此轻易的被杀戮魔祖的后手暗算,怎么看都怎么诡异。

    以元育对冥河恶趣味的了解,尸神老人创造的假货舍利子产业链,肯定特别符合这位少年魔祖的胃口,有魔祖的天眷,尸神老人没有那么容易中招。

    怎么看都感觉,这件事是尸神老人有意自陷绝地。

    元育在尸神老人所化的古树之上,看见一种惊人的蜕变,他似乎正在借此转变自己的生命形态,由人到树,由生到死,由鬼到聻,由聻到阴魔,由魔化佛……元育看穿了尸神老人借助封聻地魔土内那些大神通者的暗手,将要进行的几大转变。

    先任由聻念魔染改造自己,转变生命形态,成为一颗古树,然后古树由生到死,渐渐枯死,化为树鬼,鬼身再次转变,化为聻鬼,接着由迦叶尊者一笑,找到世尊的一念,被世尊定义化为阴魔,以魔制魔,受迦叶一笑,启发自身禅心佛性,转入佛道……

    在后面的转变,元育就看不出来了。

    但依元育所想,尸神老人要转变九次生命形态,开启一段另类证道大罗的道路。

    如果元育猜的没错,尸神老人受到杀戮魔祖的青睐后,冥河老祖传下来一门魔道之中的禁忌神通,魔教的无上秘传——传说当年后土娘娘开辟轮回,为众生开辟延续之路,冥河驾驱血海淹没轮回,与后土娘娘论道,定义轮回,在轮回中增添了魔道的理念。

    冥河当时提出了幽冥九问,每一问都是一种涉及轮回大秘的魔道无上秘传。

    传说中幽冥九问的大神通,是九个涉及轮回本质的破绽,也就是轮回立意上的弱点,掌握冥河的幽冥九问,就能找到轮回的弱点,超越轮回,不死不灭,再不受幽冥地府,轮回三生的限制,达到不死不灭的可怕道果。

    每一问,都是一条另类的大罗之路。

    但因为幽冥九问直击轮回最薄弱的缺憾,换句话说,幽冥九问就是轮回九缺,如果借幽冥九问成道的大罗太多,甚至只要达到九个,就有可能动摇幽冥的根基,所以受幽冥所忌,想要修炼幽冥九问九大神通,必受幽冥反噬,轮回反击,有极为恐怖的不详。

    甚至会有十二巫神亲自出手的诅咒,就算是大罗天仙来了,都讨不到好处。

    别说区区一尊准备证道大罗的道君了!

    所以幽冥九问,也是魔道的禁忌神通。

    当年一场论战,后土娘娘与冥河老祖打成了平手,冥河老祖以幽冥九问,定下了轮回的界限,小胜一招,不过根据某些无稽的传言,说冥河老祖之所以能在后土娘娘的地盘,小胜一招,为血海占下一片幽冥之地,是因为三清和佛门的暗中支持,打压轮回,限制洪荒轮回的权限的原因。

    这种毫无根据的传言,阴险恶毒,用心不良的造谣,自然不被佛道魔任何一家承认,就连无耻恶毒的造谣者,也被冥河老祖镇压在了血海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道报应不爽!

    元育对幽冥九问所知不多,因为知道的越多,就说明知道的轮回的破绽和弱点越多,就越容易从轮回之中投机取巧,但疑似尸神老人获得的那一问,元育却恰好知道一些,不多,也就是一个大概而已,也就引得地府那群人当年不轻不重的给了他一个小教训而已。

    尸神老人所得的那一问,便是——轮回前生,孰为真我?

    换句话说,就是轮回之中‘个体’的一个分界线,轮回以真灵为灵魂的分界线,这个问题是忒修斯之船的一个变种,说的是‘自我’无穷变化之中,轮回是如何界定的一个问题,忒修斯之船讲的是人对自我的界定,但后土开辟轮回之后,轮回就存在对一个人‘自我’界定的问题,自己对自己自我的界定是一个哲学问题,轮回对一个人存在的界定,就是世界法则的问题了。

    还是以忒修斯之船为例。

    冥河提出的同一性悖论和延续性悖论: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问题是,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

    一名修炼灵魂的修士,不断替换自己灵魂的构成要素,直到灵魂所有的要素都被重构了!他还是原来那个自己吗?

    如果是,那么他就要被轮回限制寿元,在寿命终结后,还是要被拉入轮回。

    如果不是,那么再什么时候,他就是一个全新的个体了?

    后土根本无法回答是,因为回答是,意味着轮回界定的个体没有界限,整个洪荒都可以看做是盘古的分化,如果回答是,那是不是意味着洪荒的一切生命都只是盘古的重构?有朝一日,盘古要不要轮回,那是不是由地府来灭世?来控制洪荒的一切?这意味着轮回的权限无限扩大,根本不可能得到大神通者们的支持。

    如果不是,那达到一个怎样的界限,才能算一个全新的个体?

    冥河为此创造了一门神通——九死轮回欺天**,修炼者能像蜕皮一样,蜕化去自己灵魂和存在要素,甚至是自我的一部分,每蜕变一次,就是更替一次自我存在的构成零件,九次蜕变后,修炼者面目全非,除了因果上的联系,与过去的自己,完全是一个不同的个体。

    那么给后土提出的问题来了……这样一个个体,是否被轮回判定为一个全新的个体?

    蜕变是一种自我的变化,还是传承和延续,这样的自我是同一的,延续的吗?

    当然这一问是全方位的,冥河还创造了诸如轮回三生大神通,通过不断褪下自我,改造自我,把一个人修炼成三个人的诡异神通;斩三尸大神通,将自己的构成要素,七情六欲,因果和内在禀赋属性不断斩去,化为三尸,最后只留下犹如最初赤子一样,先天无我的‘自我’。

    试问,修炼这些诡异神通的存在?他们的个体如何界限?

    九死轮回欺天**问的是,一个人不断改造自我,到达一个怎样的界限,才算一个全新的自我。

    冥河创造了数种生命,来从这方面叩问轮回,有轮回天蚕——通过不断蜕变,活出一世又一世,通过蜕皮营造一个小轮回的先天生灵。有九变龙魂虫草,虫死为草,草生为虫,虫变为龙,在龙虫和草的生命形态之间不断轮回。

    问的都是一个问题,生命延续的方式无穷无尽,有的分裂自身,有的改变形态,有的蜕变成全新的形态。

    那么什么是繁衍?什么是苟活?

    换句话说,什么是传承?什么是延续?

    我们现在不知道后土娘娘面对着一股脑的叩问和悖论是一个什么表情,只知道冥河在提出这一问后,被整个巫族围攻了血海三个元会,只知道修炼这些奇葩功法神通的修士,经常会遇到从地府深处流出的诡异和不祥。

    他们每一个人都走的十分不安详,尸体发生了诡异的变化,长出各种颜色的毛或着肉鳞和骨刺,往往数万年了还在抽搐,发生可怕的尸变,有的时候连大罗绘制的镇压符箓都镇压不住,棺材板连道君都按不住,就算是洪荒凤凰所落处的吉地,风水宝地,都不能安葬他们。

    太古天庭都无法赦免他们!

    如果不敢土葬,那就只能火化,火化的时候烧的可旺了!噼里啪啦的,烧出了地府诡异的血焰和红莲,有时候还能从火中看到彼岸花和幽冥地府,烧的时候尸体还在嚎叫,冒出滚滚的黄烟,直达天庭,象征的天下大凶,土葬就会出现旱魃,火葬就会出现犼。

    都是山海经里见之天下大凶的凶兽,有时候血焰烧了数个元会都没烧透,烧完出来也不能葬,葬在哪里,都会变成绝世凶地,骨灰洒在哪里,就算是风水宝地也会化为大凶之地,而且必然会刮起阴风,风从地府吹来,带来无数魂魄在坟头上蹦迪,吹的差不多了,他家人说,坟头的那片凶地经常无缘无故的出现很多诡异,包括但不限于鬼打墙打到十八层地狱,往外冒滚滚的黑烟,长出畸形古怪的凶物,出现种种可怕的鬼物。

    这些案例甚至不能深究,因为深究必然会触及一个十分恐怖的洪荒大秘,真正的太古禁忌——后土娘娘有多记仇!

    知道的人全都死了!

    死的安不安祥,例子如上!

    最后论道的结果是地府为每一个生灵都打上了真灵印记,真灵印记代表轮回对个体的一个界限,真灵不变,如何改变都只是灵魂外廓的变化,真灵一变,那就是一个全新的个体,真灵代表轮回认可的个体界限,进入轮回延续下一世,

    真灵就是轮回为每一个个体贴上的标签。

    这就是后土娘娘和冥河老祖围绕轮回前生,孰为真我?这一问的辩法……真灵当然不可能解决这一问的全部问题,这就代表了一些能绕开轮回的漏洞,比如某些魔道大能的想法和冥河老祖一样奇葩——我管你地府认为哪个是我?我自己认可的,才是我。

    于是就斩出带着真灵的替身,代替自己轮回,自己则以全新生命的形态,重新活过下一世,但这种欺天的神通前置条件也非常苛刻,首先要对自我的理解,让这种延续,超出轮回真灵的定义,也就是那人必须疯的十分厉害。

    需要疯的和冥河一样厉害!

    疯的地府都不介意他们利用这种漏洞——跟一个疯子计较什么啊!

    至于元育是怎么知道这一问的内涵的?幽冥九问可是真正的禁忌,知道了就得罪了后土娘娘,乃至得罪了整个地府。

    因为元育精通变化之术,你猜变化之术最高的境界是什么?把自己毫无隐患的变成另外一个人,一种变化,一条命,骗过三灾九难不算什么,骗过地府轮回才了不起!

    元育隐隐猜出尸神老人获得的那一门禁忌神通,应该是九死轮回欺天**,不断蜕变自我,九次褪下真灵,欺天轮回,九次新生而自我不变,彻底摆脱轮回的界限,达到另一种意义上的不死不灭,通过钻轮回的漏洞,证轮回而证道。

    成就另类证道的大罗。

    在诸天万界,乃至洪荒的任何一个地方,修炼这种神通都是找死,后果参照以上死的很不安详的例子,唯有轮回不存,冥河为幽冥九问的修行者留下的唯一一线生机的所在,才能避开地府的诅咒,后土的报复,拥有一线成功的可能。

    显然,修炼九死轮回欺天**唯一的一线生机所在就是封聻地这片诡异恐怖的魔土。

    在这里转变九种生命形态,发生九次惊天蜕变,另类证道大罗,第九次蜕变,应该就在大罗天中进行,毕竟借助轮回证道大罗还是根基不稳,世间唯一能向外证大罗的,只有永恒自在大罗天,尸神老人蜕变八次之后,就会从封聻地才走出,前往归墟冥地,大罗之天,发生最后一次蜕变。

    “果然算计高深……”元育感慨道,想一想自己证道的经历,在看看人家这算计,元育不禁感慨道……自己也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全凭一股冥冥中的气运在,想到这里元育不禁有一丝惭愧,但转眼就被他抛在脑后,毕竟……我还是有实力的。

    只是不明显!

    这边佛魔对持,气氛十分紧张!

    梵无劫却看到远方影影绰绰有一片建筑残骸,那似乎是一片坍塌的宫殿,这似乎是一片古老的天宫,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倒塌了!

    宫殿的残骸可以看出,它的外墙仿佛是由氤氲仙气凝结的青玉铸成,宙光的打磨和毁灭劫力的摧残,就未能损害这青玉墙体一丝一毫,可见其不凡,但如此不凡的宫殿,却有两根廊前支柱被人生生打断,倾斜倒塌,残骸斜斜指天,其上布满焦痕和兵器伤口。

    神识蔓延,感应左近,梵无劫眉头一皱道:“大家且先放下先前的恩怨,这里有那群毁灭魔徒的气息。”

    法净大师闻言也用紫金钵一照,看到虚空中隐隐的毁灭劫力,伸手拦住身后的老僧,低声道:“诸位师弟先别着急跟魔道算这一笔账,先拿下那群毁灭魔徒要紧……他们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绕过了那片诡异的封聻地魔土,先我们一步!”

    “魔崽子!”法净恨恨的瞪了他们一眼:“我们这笔账先记着……待会面对毁灭魔徒,罗睺余孽,你们可别怂!”

    血屠魔君骂回去道:“狗再叫,到时候老子把他们无量量劫的陈年老屎都打出来!秃狗别怂啊!”

    “哼!”法净大师冷哼一声,却不屑回答。

    于是两边暂息对持,分成两路,往远方疑似天宫的神秘宫殿残骸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