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 -> 法武封圣

第1280章 难为人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老师,弟子算不得神匠,墨大师才是真正的神匠,希望您待他好一些。”青阳梓赶紧解释。

    “呵呵,你在我眼里就是神匠,那些安在我头上的事都是你做的,我用不着那些虚名,你应该要回自己的荣誉。”丁馗不接受解释。

    “您饶了弟子吧,天下人谁不知道是您开创出民用魔法道具?”

    开创者不一定是最有能力的,但肯定是最有想象力的,许多工匠大师不缺技术就是缺乏想象力。

    今天丁馗特意到温泉乐园工地上巡视,顺便被跟青阳梓说说墨具的事情,青阳梓熟悉神元大陆的所有神匠,马上就能说出墨具的来历。

    “工地上也没什么事需要你盯着了,就随我回郡城,过些天墨具就能押到,如果可以的话你劝他归顺我。”

    工地上最主要的工程是华道雪橇,青阳梓已将图纸全部画出来,工艺也给施工队讲解清楚了,剩下的活施工队能干好。

    巨羊城有建设局,建设局下有施工队,丁府的工程都是建设局负责,工程质量是有保证的。

    “真的把墨大师当犯人押送啊!老师,这,这,很不妥啊。”青阳梓一着急便不会说话。

    “别着急,我知道你想什么但是没办法,墨大师可不是一般人,他联合宾来城主打了莫俊一个败仗,虽说没伤我们几个人,不过也是犯了众怒,我想好好待他也不成。

    我特意吩咐了莫俊,不得伤害墨大师,他会吃点苦头却伤不着,等到了郡城我再好好款待他。”丁馗总不能现在优待墨具,步兵一团和强弩一团看了心里肯定不舒服。

    “哎,朝廷待墨家不薄,墨大师自然视您为敌,说到底还是利益使然,只要您许些利益,他应该会考虑为您效力。”青阳梓倒是看得清楚。

    “这样啊,你说封他一个爵位如何?伪朝廷给墨家再多好处也不可能封爵,而我,可以!”

    扑通,青阳梓跪倒在丁馗面前,“天底下唯老师最善待工匠!弟子代天下所有工匠拜谢你!”说完竟然磕起头来。

    要说他不羡慕墨具是假的,不过他了解丁馗,若真的给墨家封爵,那么青阳家肯定也有机会。

    工匠成为贵族在外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以说丁馗是天底下对工匠最好的领主,只有以他主导的朝廷才会善待工匠。

    “诶,快起来。”丁馗马上拉起便宜徒弟,“建设国家的工匠与文人、军人是一样的,他们为什么不能成为贵族?只要贡献足够大,任何人都值得大家尊敬。”

    这句惊世骇俗的话吓坏了旁边的人。

    自古工匠和商贾都不受元老院待见,元老院认为他们都是为贵族服务的,而不是可以成为贵族的人。

    龙燕赶紧提醒:“老爷,此事是不是该与姜国公商量一下?在自家领地怎么办都行,可那毕竟是封爵大事。”

    她是丁馗特意叫来的,看看送给儿子的礼物,将来也是婧婧玩耍的地方。

    “商量是要商量,无非想个体面的说法而已,终归要落实此事,你觉得青阳梓不配别人尊敬吗?”丁馗有决定推动工匠封爵的事。

    “呃,夫人是为您着想,弟子在国老面前算不得什么,能得国老看上弟子的手艺已是万幸之事。”青阳梓有点心虚。

    青阳家跟姜家的关系挺不错,否则青阳牧也不会为姜家铸剑,不过这种关系类似主仆,青阳梓对姜厉怀有敬畏之心。

    “你们呐,都被腐朽的思想所束缚,难怪这个世界的工业还如此落后。哎,任重道远啊。”丁馗说了一句让大家莫名其妙的话。

    确实是,没有能够理解丁馗,“工业”这个词太先进,神元世界处于农耕时代,只不过魔法文明更先进,魔法替代了工业技术,工业文明要发展是比较艰难的。

    “报,钟师长在太和城战败,损失上千兵马,如今已退回新丰城休整。”

    没等丁馗离开公主岭,就有探马送来一个坏消息。

    “什么?”丁馗又惊又怒,“石埠郡是个什么地方?为何护国红军一败再败?小燕,这里交给你了,我先回郡城。”

    他马上吩咐随从备马,带上青阳牧急急忙忙赶回南丘郡城。

    探马的消息很简单,不过钟为肯定会把详细的战报送回军令分部。

    莫俊出师不利,在宾来城已尝首败,中路钟为亲率的兵马开始还好些,顺利攻占第一座城市,新丰城,可没想到在攻打第二座城时遇到麻烦。

    “石埠郡守雷就聚集了十个城的城防军,组建成‘石埠师团’,就是这个石埠师团夜袭了钟师长的军营,导致中路军大败。”费则就在军令分部等丁馗回来。

    丁馗没打开军报就问:“钟为乃军中老人,战场经验丰富,怎么会被夜袭击败?孔仁不也在营中吗?”

    “钟为临河下营。”

    “那又如何?以河水为屏障,必要时可取水制火,有军例可循并无不妥。”丁馗索性将军报丢到桌上。

    “敌人就埋伏在水中,钟为没料到有人可以在如此冰冷的河水中潜伏那么久,因此疏忽了河边的防御,这才导致敌人夜袭成功。”费则已熟读军报。

    “这,”丁馗愣了愣,“敌军在水中潜伏了多久?”

    “据战后分析,敌军潜伏了一日另半夜。”

    这下丁馗明白了,就算他也想不到有部队可以潜伏那么久,这种天时下的河水还夹杂着冰块,那是接近零度的水温,就算不缺氧气,这么冷的水里带这么久,很少有人扛得住。

    他又问:“太和城有什么特产?”

    “您问到点子上了,太和城盛产水獭皮,南沼州的水靠几乎全是太和城所供应。”费则准备好的解释排不上用场了。

    以丁馗的智慧不难理解钟为败在何处。

    丁馗自责:“是我鲁莽了!哎,所以说不能小看工匠啊!

    小小的水獭皮可以左右一场战事,莫俊在宾来城也是面对竹棚束手无策。

    不通天文地理怎能为将?护国红军尚不具备单独出征的能力。”

    “其实雷就的算计很深,早在我军到达前,将水獭油涂到木板上然后晒干,故意放置在当眼之处让我军取用,夜袭时特意用火攻,让我军无法扑灭大火。我军将士多半伤于火中。”费则解析了敌人的战术。

    “雷就,这是要逼我斩杀你啊!”丁馗很心痛。

    死伤千余将士,这是护国红军成军以来败得最惨的一次,虽然钟为率领的不是最精锐的一批人,但也足以令护国红军大伤元气,至少要半年后才能弥补上这次的损失。

    “姜参谋长何在?不!待我亲去石埠郡。”丁馗本想让姜植去替换钟为,但转念一想还是决定亲自出马。

    费则立马劝道:“请主公三思!属下以为应该给钟师长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这样也可以减轻孔参谋长的罪责。”

    “不是我不想给机会,人命关天!若他们再败,那得死多少人?我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丁馗放心不下。

    “说句不敬的话,当初您决定派他们出征,此时就该承当风险,为主者不可随心反复。”费则不得不加重言辞。

    你丁馗当初非要派他们去,刚打败仗就要撤换,这是对他们不负责也是对自己不负责。

    意思是这样的意思,费则换了一种说法而已。

    丁馗脸色一僵,意识到问题所在,“可是我就那么一点家底,就怕他们给挥霍没了。”他的态度软了下来。

    “您的家底是您打拼出来的,他们挥霍等于您挥霍,这便是您的担当,要拿得起放得下。

    您若实在不放心,可微服前往。”费则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

    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尝,费则没有从战略层劝说,而是从当家作主的层面劝告丁馗。

    打败仗固然要死人,但是为了维护统治者的威严,有时候要做出牺牲。

    “没有别的方法吗?要不你带一支部队去增援?”丁馗发现在关键时刻可用的军事参谋不多。

    “您也不必如此担心,要相信钟为和孔仁的能力,您不是说过,吃一堑长一智,有了太和城的教训,接下来他们会注意的。”费则坚持不派人去石埠郡。

    胜败乃兵家常事,因一场败仗而否定手下将领是为人主的大忌,费则决不允许丁馗犯这样的错,即便钟为可能会再败,那也得等钟为再败之后才替换。

    丁馗懂得这样的道理,但想到可能会牺牲更多将士便于心不忍,后来被少典鸾评价为小家子气。

    费则不敢这么评价主公,只是说:“打仗肯定有牺牲,钟为等人成长了只是一个师少牺牲点人;可要是主公成长了,那就是百万大军少牺牲点人,您选择前者还是后者?”

    “哎!”丁馗又叹了一口气,“为人主,难!”

    “属下还有一个办法,不知可不可行?”

    “说来听听。”丁馗立刻来了精神。

    “可以请丁羽大爷到钟为军中坐镇,想来那石埠郡还没有丁羽大爷对付不了的事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