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玩法 -> 黑曜契约

第六百一十六章 宗十郎的联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们试着抵抗过了,可惜,终究不是我的对手。”

    ……

    “呼……啊!”黑暗之中,清水从沙发上惊醒,额头上满是汗水,心脏猛烈地跳动着,像是随时都能够从嘴巴里跃出来似的。

    清水无言着走到了柜子前,取出了里面的红酒和杯子,倒了半杯,可是鼻子嗅到那曾经自己最喜欢的气味却没有了从前的感觉,她叹了口气,把杯子和酒瓶放了回去。

    高层否决了她想要营救樱间和诺琳的计划,黑骑者们还没有消息,宗十郎也消失了,现在的她有些迷茫,不知道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做,她背负着整个龙骨和全世界的命运,不过现在可用的棋子实在太少,一切仿佛都陷入了死局。

    “世界重合之际,那到底是什么……”清水靠着窗户坐在窗台上,仰望着悬挂在空中的那轮明月,这答案所具备的线索太过于稀少,他们对于神明和早所创立的新世界几乎毫无了解,也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计划着什么。<i></i>

    “啪。”

    清水走向沙发,脚边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低头看去,月光下,自己的脚踝居然渗出了一丝鲜血,可是看向周围却是什么都没有。

    她好奇地弯下腰,伸手向那空荡荡的地方摸去。

    “这是……”钢铁般冰凉的触感传上指尖,握住那圆柱形的物体,一柄修长的刀慢慢显现了出来,“诺琳的黑曜,原来放在这里了吗?”

    大概是诺琳知道自己没办法战胜眼前的强敌,所以才将凝聚了多种能力的黑曜隐形放在了这里,这东西要是被敌人得到的话可就更糟了,不过同时也说明,她现在的身上并没有任何黑曜的加持,在新世界的她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

    试着感受那把刀里的力量,清水逐渐感觉有些喘不上气,为了均匀的散开黑曜的力量,宗十郎在打造它们的时候刻意将拥有能力的黑曜均匀地分散在了两把刀里,仅仅只是一把刀就有着这种沉重的能量,真不知道诺琳是如何能够使用这两把刀的。<i></i>

    清水捡起另外一把刀,打算将它们保管起来,而就在触碰到刀柄的瞬间,一段模糊的文字飞快地流入了自己的意识之中。她立刻打起精神,将那些字聚合到一起,让它们显得更加清晰。

    “保护四宫……”

    那些文字组合成一句话,之后再怎么样也无法从刀柄里得到任何信息。

    “保护四宫,难道说,是宗十郎留下的启示吗?”清水管不了这么多,不论是什么人留下了这些信息,都意味着四宫的身边即将发生某些危险,她已经不能再让自己犯下其他错误了!

    穿上外套,清水急忙赶到了医疗部,这里十分安静,只有值班的护士在前台。

    “清水小姐。”

    “四宫在吗?”<i></i>

    护士愣了一下,转头指向楼梯:“四宫小姐在六楼的卧室,不过应该已经休息了。”

    “我知道了,通知天马医生来四宫的房间,我有事找他。”

    “是,清水小姐。”

    清水搭乘电梯来到了六楼,这里是一部分医疗部成员的卧室,他们平时没有时间回家或是其他宿舍,就会选择住在这里,四宫也一直留在这地方以防突发事件的治疗工作。

    六楼的走廊很暗,毕竟电力刚刚恢复没多久,电压还无法回到正常水平。

    “笃笃笃”

    很久后,四宫的房门慢慢敞开,她揉着眼睛打开了玄关的灯,可是这灯光和外面走廊上的一样弱,并且还时不时地闪烁着。<i></i>

    “清水小姐?有什么事吗?”四宫对清水的到来很是惊讶,她平常很少来这里。

    “我可以进去吗?”清水看了看里面昏暗的房间问道。

    四宫刚刚醒过来,大脑还是一片混沌,一时间忘了让清水进来。

    “当然可以,请进。”四宫从橱柜里取出了速溶咖啡,泡好之后用搅拌棒搅上了几圈,端到了外面的客厅里,“清水小姐,这里只有速溶的咖啡,希望你不会介意。”

    清水并没有说话,只是庆幸着什么都没有发生。

    过了许久,四宫抬起头看了一眼清水,她身在暗处,但是却能够看到脸上正在闪着光的东西,于是问道:“所以,清水小姐这么晚了来这里找我是有什么事吗?”<i></i>

    清水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来看看你。”

    “看我……”四宫受宠若惊,连忙说道:“这个时间清水小姐应该在好好休息才对,天马老师也说过你不可以再熬夜的吧。”

    樱间和诺琳被云井抓走的事情除了高层和在场的赤壁真、露西以外没有人知道,如果四宫得知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现在随时都可能有危险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从容的跟自己说着话。

    “没关系,你不用管我的,看你的样子今天应该很累了吧,你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清水托着手里的咖啡杯,苦涩的味道让她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些。

    “这怎么可以?”

    “等一下天马会来这里,有他陪我,你就放心好了。”<i></i>

    “天马老师吗,好吧,那这杯咖啡就给他留着吧。”四宫也实在不想逞强,今天和连通门出现的怪物作战,她不断辗转于各个战场,精力和体力消耗巨大,不过也正因如此,龙骨才没有任何人负伤。

    “嗯,门就不用关了,我想随时都能看到你。”

    “哦。”四宫没有多虑什么,随口答应了下来。

    四宫回到床上,疲惫的她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大约十分钟左右,敲门声响起,清水知道是天马来了,同时看了一眼床上的四宫,她早就已经睡了过去,他们的谈话会在没有任何人知晓的情况下进行。

    “清水小姐,这么晚了还找我来这里啊。”天马探了探头,问道:“四宫呢?”<i></i>

    “我让她去睡觉了,她的精神不太好,今天辛苦她了。”

    “倒也是,她这个副部长比我这个部长还要辛苦啊,哦?你帮我泡的咖啡吗?”

    天马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咂了咂嘴说道:“虽然有点凉了。”

    “是四宫泡的,她说留给你。”

    “这样啊。”天马一直在意着清水的神色,和往常的疲惫不同,今天的她已经称得上是有些异常,“清水小姐,你应该知道我在做外科医生之前还当过两年的心理医生吧?”

    “找你来就是想说这件事。”

    “怎么了?”

    “今天新世界的第一骑袭击了总部,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天马点了点头:“知道,否则他们也不用这么费力的去修电箱了。”<i></i>

    “我们输了。”

    “什么意思?”

    “他抓走了樱间和诺琳。”

    “什么?!”天马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看了看房间里的四宫,这才缓缓坐下,“你封锁了这个消息吗?”

    “是的,但是高层否决了营救樱间的行动。”

    “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做出和他们一样的选择。”天马说道。

    清水有些不解,疑惑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樱间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作为最高指挥官,不顾全局孤注一掷则是大忌,如果他们想置樱间于死地,就不用刻意从你的面前带走她。我明白你想把她们救出来,但是方法错了。”<i></i>

    “你的意思是我太冲动了吗……”

    “是的,从前的你可不是这副模样,好好想想吧。”

    清水沉默了几分钟,天马医生的话似乎让她的脑袋开了窍,他说的没错,或许是自己过早的将一切都押在了樱间的身上,这种做法只不过是在逃避属于自己的责任罢了!

    “还有另一件事,这也是我找你来的目的。”清水平复了一下情绪,低声说道。

    “还有其他事吗?天呐,求求你不要再是坏消息了。”

    “昨天下午的时候,高层总部收到了从奈良传来的一段影像,是宗十郎被第一骑杀死的视频。”

    天马顿时有些精神崩溃,不停地揉着太阳穴:“我说了不要让我听到坏消息……”

    “这不是坏消息。”清水坚定道:“我了解那个人,他不可能就这样送命,明知道没有赢面的战斗他是不会去参加的。而且在刚才的时候,我捡到了诺琳留在办公室里的那两把黑曜。”

    清水拎着那两把刀显出了形体,将它摊在了桌子上:“宗十郎是提出将黑曜铸造成武器的人,我知道参与了这项计划的并非他一个人,他虽然有实力做到,但还是需要一个人的帮助才行。虽然他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起过,但是天马,我知道那个人是你。”

    天马没有否认,而是点了点头:“宗十郎说需要我帮他调整黑曜能量的分布。”

    “刚才我在碰到这把刀的刀柄时,有一串文字传到了我的脑海里,你参与过制作过程,应该知道他在里面动了什么手脚吧?”

    “那是紧急联络的方式,诺琳没有像我们一样的黑曜,所以宗十郎把其中一个黑曜制作成了带有联络功能。”天马停顿了一下,问道:“那些文字是什么?”

    “保护四宫。”

    “或许你的想法是对的,如果他已经死了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这么省篇幅的。”

    “这么说……”

    “他还活着,只是不想让任何人找到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