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玩法 -> 缘定三界

第471章 持续了两万多年的阴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磅礴的死气?”屋途眼睛一亮,他盯着江冬儿叫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哼!”元尾冷哼一声,那彻骨的寒意让屋途当即闭嘴,讪讪的改口道:“是谁把我爹打成这样,我一定不会饶了他!”

    元尾不去理睬屋途,他冷冷的扫视着长老殿里的修仙者,说道:“火垢山地天魔暴动,龙母、公熙、毛喃、刘明都已经被人诛杀……而我也诛杀了那些侵入洗尘湖和重生岛的修魔者。火垢山地因死气、也因我的愤怒而变得极其凶险,如果踏入火垢山地一定是九死一生。我已赐芰静阴王之名,掌管火垢山地生死大权!你们要约束各族修仙者,不要进入火垢山地!”

    天魔暴动?龙母和公熙被杀?这残酷的消息让在场的人一时回不过味来,长老殿里一片死寂。

    半晌之后江冬儿回想起当年自己在火垢山地的遭遇,喃喃问道,“天魔暴动?师父说的难道是祖景行他们?”

    元尾点了点头,又说道:“火垢山地死气风暴极其猛烈,短短几年祖景行等人已经突破天魔境。他们竟然纠集了几十个天魔踏过洗尘湖霸占了重生岛,好在他们已经被我和木茴全部诛杀,算不上什么威胁。”

    “几十个天魔!”江冬儿惊呼道。

    他们这才明白元尾所受重伤的原因,能够诛杀几十个天魔,也只有元尾在属于他自己的火垢山地里才能够实现吧!

    “既然师父已经查出灵气异常的真正原因,那我们该怎么办?”

    “是啊,我们该干些什么?虽然我们还没有突破天仙,但是我们都愿意为界大人贡献绵薄之力!愿意为保护帝山界贡献自己的一切!”

    江冬儿等人议论纷纷,跃跃欲试。

    “两万年前界渲墨大人为什么癫狂?又为什么被三界诛杀?在座的各位是否还有人存在疑惑?”白栾突然问道。

    此时能够出现在鱼王埠长老殿的,除了各族之王就是帝山界最有声望、境界最高的前辈,他们自然已经听说两万年前在帝山界生了什么以及元尾对此的态度。

    “我们都知道,有人想要拘禁三界的灵气,还想嫁祸给界大人!渲墨大人绝对不会做拘禁三界灵气为自己所用的坏事,渲墨大人的恶名在我们帝山界也早已洗刷干净!这一点不容置疑!”虫帝七星说道,“白前辈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样的事情?”

    白栾一脸郑重,说道:“我和界大人都怀疑,这次火垢山地死气异常完全就是两万年前那场阴谋的继续!”

    屋途恍然大悟,“一定是有人在针对我爹!两万年前把我爹弄死了之后,三界似乎再也没有生什么大规模的灵气异常,偏偏等我爹突破天仙当了帝山界之后,这灵气异常再次出现!这一定是我爹的仇人干的!”

    屋途虽然粗鲁,却也说出了关键。

    “爹,你的仇人到底是谁?你说出来我们一起去杀了他!”屋途大叫。

    “这还不简单?能够拘禁一界灵气的除了界这个级别的人物还有谁能办的道?我猜,一定是骚人或者炎兽!”羽皇翎剑分析道。

    看着元尾默不作声,江冬儿小心的问,“师父,真的是骚人或者炎兽干的吗?”

    元尾摇头说道:“当初我也怀疑所有的一切都是骚人的安排,所以我曾经当面质问骚人,骚人却一脸茫然。至于炎兽,却是在一百多年前刚刚现回形纹的秘密,而且他最在意的只是补天石。一路追查下来,最有可能的却是芰尚。这所有一切怕是芰尚的布局,以前我曾经认为或许她并不是陷害我,而是她想着自己突破天仙!有余自身资质的限制,芰尚一直无法突破天仙,所以她拘禁三界灵气做最后一搏!而从现在的一切迹象来看,她又或许只是想陷害我……唉……我不知道……”

    “芰尚?”长老殿里响起一片惊呼,即使是心直口快的屋途也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谁都知道,芰尚是渲墨的妻子、修仙伴侣,是三界最为相配的一对。三界里流传了渲墨和芰尚多少美妙的传说?没有人能够说清。

    一片死寂过后,木皇木茯小心翼翼的问道:“要是爱一个人,即使经历生死、即使经历岁月也不会减淡半分。芰尚大人怎么会想着陷害界大人?即使芰尚大人想害界大人,她……她……只是一个金仙,她有那样的能力吗?莫不要弄错了,把所有的罪恶推到一个女人身上!”

    是啊,芰尚为什么要陷害元尾?芰尚有这样的能力吗?区区一个金仙,而且还因为是三界最大恶人渲墨的妻子而深入简出!她怎么能以一己之力布下这样大的阴谋迷局?

    是啊,即使芰尚在昊阳界兴风作浪,她能操纵烛阴界以及帝山界吗?

    元尾无法确定,甚至,木茯的话让他有些犹豫,犹豫是否自己把这一切归罪于芰尚是否有些武断。

    在元尾的记忆里,两万年前的芰尚从未有过什么野心。对于渲墨,芰尚也一直十分倾心,从未有过厌烦。元尾实在想不明白芰尚到底为什么要陷害渲墨,陷害自己。

    两百年前,元尾来到昊阳界临风城,芰尚亲口说道:“渲墨,你不要再遮遮掩掩,当年明明就是你自己想要拘禁三界灵气,你想在天仙境之上再有突破,你想一统三界,你想让三界所有修仙者跪倒在你的面前任你驱使!”

    芰尚颠倒了黑白!

    一个最理解渲墨的人,用最不可能的方式玷污了渲墨。

    元尾长长叹了一口气,“不管是谁的阴谋我绝对不会让他们伤害我帝山界第二次!即使公熙师兄被人诛杀,我帝山界依然有抗衡昊阳和烛阴界的实力。你们时刻警惕,如果有什么异常立刻通知我!如果没有异常,你们一定要全力修炼,尽快突破天仙境!”

    江冬儿看着元尾,犹豫的问道:“师父,那这次灵气异常就听之任之?”

    元尾摇头道,“危患要防微杜渐,我会和白师兄商量找一些斥候潜入昊阳、帝山两界打听消息。等我恢复几天,我也会重上昊阳界面见芰尚,把这一切搞明白!”

    众人都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也就纷纷领了命令离开了鱼王埠。元尾身边只留下了木茴、遥念、和鸦芙。

    元尾叫过鸦芙,叮嘱道:“鸦芙师姐,我想让你去各大圣城,悄悄的打探一下芰家仙资居的消息,看看芰家人是否和芰尚有什么藕断丝连的联系……”

    芰家仙资居在三界存在了两万多年,具芰三介绍,当年渲墨自爆身亡之后芰尚就安排芰家子弟以倒卖仙资的名义建立了芰家仙资居。在帝山界,芰家仙资居不下百家,分布在各个修仙圣城里。

    当年芰大、芰二、芰三与元尾并肩在落英城大战烛阴猎人,也算是有了深厚的情谊。再到后来,芰三把元尾带到昊阳界,以为完成了芰尚交给的任务,没想到却被愤怒的芰尚当场击杀!

    为此,芰尚还手持元尾赐予芰三的龙鳞令,亲口威胁元尾,如果有人敢和元尾亲近,她将会将其杀死,即使她是芰家子弟。

    从昊阳界平安归来后元尾也曾经把芰三的遭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芰大和芰二,两人心灰意冷之下断了回归昊阳境的想法,转而专心芰家仙资居的生意买卖。但是,元尾却总认为芰家不会因此丢下他们在帝山界如此大的产业……

    看着鸦芙化为天边的一片乌云,元尾自言自语道:“走吧!”

    等到虚弱的元尾被遥念驮回燕郡城郡守府,迎出来的只有聂幽兰、谷穗儿和折耳等人。看到一身是伤的元尾,众人免不了一阵惊慌失措、手忙脚乱。

    “羽鸢师姐呢?”元尾有些不安的问道。

    聂幽兰白了他一眼,还是解释道:“前些日子翎剑经过燕郡城,说是归月产子,让羽鸢去帮忙照顾一些日子……他说此行主要是去两季山找你,难道他没和你提起?”

    元尾知道翎剑向来对自己有意见,说不定故意不和自己提起,想想也就算了。

    几个月过去,火垢山地的死气依然充沛,除此之外却没再生什么其他的变化。

    各个修仙圣城依然如往常一样平安,各族修仙者拼命修炼,甚至少了一些常见的厮杀和争斗。

    鸦芙回来汇报,说是芰家仙资居照常营业,芰大、芰二以及一些掌柜却没了踪影。

    这一切似乎都无关紧要,唯一让元尾牵挂的是羽鸢迟迟未归。

    元尾的伤势逐渐恢复了过来,自从火垢山地回来就没再见过羽鸢,这让他心里有些异样。

    “秋桐,你带着这些礼品无赤羽宗拜见羽皇,就说是我送给他孩子的礼物。”元尾把秋桐叫过来,吩咐道。

    秋桐拿了礼物,风风火火的闯了出去,却被元尾又叫了回来,“回来……你去赤羽宗,顺便问问羽鸢师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秋桐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自己此行的真正任务。

    几天之后,秋桐慌里慌张的回来,竟然说羽鸢早就以回燕郡城照顾元尾的理由离开了赤羽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