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玩法 -> 神衍灵主

1124 赌约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而云羽有此番参天造化的境遇,还是来源于他自失落之地得到那篇来自神灵界的上古功法第二魂身神通之过。

    经过如此近百年时间的参悟,云羽逐渐将自己参悟理解的术诀实验在了此个放置在阵珠空间的魂念身上,至此时终于有了一丝成功的希望。

    看到如此境况,云羽才豁然想明,因何那些玄灵境修士包括有些因修炼有第二分身的大能,在争斗之时谁也未曾使用极为强大的灵器攻敌,概因是有如此原因存在。

    同时云羽也略有弄明,那些玄灵境的妖兽虽然境界达到了,但因为没有了一件强大秘宝可保护针定识海及丹湖,其灵智将实难完全开启。

    就算那些强大妖兽会依靠着无限的寿限生命,熬到了天灵境或灵圣境,能够开启神智也会是一件极其困难之事。

    当然,有一些极其特殊的种族或天材地宝,在极其特殊的环境下,也不是一定无法开启完全灵智。

    为了彻底弄明这个拥有自主意识的魂念究竟是如何成长的,云羽将那残念放置于体内接近一天时间。

    尔后重新详细勘探了整个阵珠空间所有一切,并未发现两者前后有何异变,云羽这才心中安稳下来。

    这会儿云羽才想起来在二日之后,将是他与排名地榜榜单二十八位的秦豪有一场争斗。

    此一番争斗,与之前与星泽比试可大为不同,那将是一番不死不休的生死决斗。

    而决生死台所处之地,并没有天地灵气能量限制,修士的任何手段将都可以施展。

    身为地榜榜单修士全力拚命起来,手段神通到底强大到了何种程度,云羽从未见过。

    他自认实力不凡不假,但既然他曾是遇到过不少逆天机缘,那其他修士同样可以有一些难以想像的际遇。

    这次将与一名地榜榜单修士进行决生死台死斗,这可是他先前未曾料到的。

    他先前只是想教训一番那名口是心非的叶镇宇,哪里会想到引出了两名地榜榜单修士。

    且其中还有一人竟然是为了得到那件蛟剪异宝,不惜编造理由向他挑战,更是意在进行生死争斗之念。

    既然碰到,那也就只能全力出手一番,不管对方是地榜中人,只要是不限规矩的争斗,他凭借自身实力,当可立于不败之地的。

    二日转瞬便过,时间一到云羽并未耽搁,起身便出离了那处临时洞府,来到了酒楼大厅之中。

    刚一踏入大厅,面前景象便让云羽为之一滞。此刻酒楼大厅之中,已然站立了数百名修士。

    这些修士,数量最多的是固灵境修士,当中也有数十名灵境修士存在。

    “云修友,在下剑青子,是此处坊市的一位执事,修友此时出关,想来是参加与那地榜榜单修士争斗之事。如不介意,剑青子愿意为修友头前带路。”

    就在云羽稍微一怔眼前之事时,一名面容蜡黄的中年人一步上前,抱拳拱手,口中客气说道。

    此名中年修士虽然面容不

    起眼,但境界修为,已经是灵境巅峰,且身上气息浓稠,大有随时可以做突破小阶尝试。

    其他数十名灵境修士,也是纷纷上前,口中客气话语出口与云羽打招呼。

    众人所言说最多的,竟然是想让云羽战败那名地榜榜单之人,为本源岛之前众比试失败的修士长脸一番。

    面对如此场面,云羽也是一时无语。

    不过他真不清楚那处决生死台所在之地,正需要打听一番。正好有人指引,既然这位坊市执事自愿带路,他自然也不会拒绝的。

    “既然剑修友如此好意,那云某便却之不恭了。”

    看视在场众人,云羽也是抱拳冲众人拱手示意,之后更是面对剑青子,口中极为客气说道。

    步出高大酒楼,面前出现了一架四只高大妖兽驾驶的宽大车子,上面荧光闪烁,道道阵符在荧光之中闪现。

    这一架车子,竟然也是一件品阶不凡的宝器之物。

    云羽眼中精芒闪现,看视一眼面前车子,并未开口什么,在剑青子引领之下,直接便登上这一车子。

    与他一起上车的,也仅有三名在场修士,其他之人,则是各自奔行而去。

    很明显,那三名上车的修士,应该与擎海宗有极深的渊源,亦或是本源岛极为强大势力之人。

    有了妖兽车子代步,云羽自然可以不用动问决生死台所在究竟在何处。

    让云羽诧异的是,车子所行方向,并不是坊市之中,而是向着坊市之外疾驰而去。

    出离了坊市方圆一里后,车子更是腾空而起,化为一团莹光直接飞遁在了空中。

    云羽端坐于庞大车子一端,表情没有显露出丝毫紧张之意。他没有动问什么,因为他魂识扫过,已然可以看到前方近千里处,有数量繁多的能量波动气息闪现,很明显是有许多修士正在聚集。

    且在车子行进路线之中,同样有数量不少的修士正在遁飞聚集向那处所在。

    “云修友,如果修友此番生死战能够胜出,我擎海宗的大长老想与修友见上一面,不知道修友意下如何?”

    刚一出离坊市不远,剑青子的传音便进到了云羽耳中。

    “擎海宗大长老!”始闻之下,云羽心诚中也不禁为之惊震。虽然他刚到本源岛不久,但他也知晓擎海宗的几位极为强大之人姓名。

    可以说擎海宗只有一位大长老,那就是此时与其宗主职权并列的一位玄灵境巅峰层次之人。

    听闻此名原望的大长老生性古怪,一向不大理会宗门之事。此次竟听到剑青子说出大长老要约见他,云羽心中咯噔一下,更是心中急速思虑起来。

    去见一名玄灵境巅峰层次老怪,这对云羽而言,绝对非是轻松之事。更别说那名大长老本就是一名生性古怪之人了。

    “剑修友此时言说此事还为时尚早,此番与秦修友争斗,说不定云某会一去不回呢。此时有什么承诺,岂不是太过无趣了。”

    虽然心中对于那位大

    长老颇为忌惮,但云羽还是没有立即答应什么。

    “呵呵,仅凭云修友此时心态,就足能知晓此番生死斗,修友定然有取胜信念的。”

    剑青子也是思虑缜密之人,自然也听出了云羽话中意思,微微一笑,并未再逼迫云羽什么。

    荧光快速遁闪,巨大车子很快便到了一片薄雾能量笼罩广大区域之地。

    此处所在,方圆数百里之内均被一层淡淡的雾气能量所笼罩,在雾气能量之中,云羽感应了一缕缕精纯元灵力能量飘荡。

    非常明显,此处所在的元灵力能量,比四周没有薄雾笼罩之地要精纯浓厚几分。

    魂识扫视前方之地,只见在远处数十里之外,有一座高耸入云极其硕大的山峰存在,此时,聚集在那处山峰之上的修士,已经有了两三千之数。

    探查之下,云羽也不禁有些皱眉起来,那些修士竟然还有许多固灵境后期、巅峰层次存在。

    能够招引到如此多数量的伪灵境修士聚拢此地,足可看出云羽与秦豪这一战,是多么受人关注。

    而在那座山峰不远处,是一层显露浓厚禁制波动的巨大禁制。魂力强力探向,便发现那一禁制,竟然将前方近三百里方圆整个护卫在了当中。

    原来所谓的决生死台,在本源岛之上并不是真正的一座高台,而是一处被坚韧护罩笼罩在其内的广大山谷。

    略是思虑之下,云羽心中略有明白。

    既然生死决斗不限定任何手段,那自然不能在有灵气限制的须弥空间之地进行,开放式争斗更是不可,那波及范围太大,并且难以被擎海宗修士掌控。

    一旦修士之间涉及生死,就绝不会对周边其他修士有任何的关照之心,而决斗双方又均是灵境巅峰层次以上修士。

    擎海宗断然不会派出两名玄灵境大能长老支持这一场决斗,也无法断定就一定可护卫所有的观战修士。

    “云修友,前方那处有凝厚禁制之地,便是此番生死争斗的所在,生死比斗规则,就是只要进入其中,只有一人能够生离出那处禁制罩壁了。

    故此只要云修友与秦豪修友进入其中,将是一不死不休的局面。”手指前方浓密禁制之地,剑青子语气略是低沉的开口说道。

    看着面前所现庞大禁制之地,云羽脸上并没有显露出什么明显变化,他并未开口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面对一名在混乱海域之中,在所有灵境修士内排名二十八名的强大修士,此时的云羽虽然依旧信念十足,但同样已经将谨慎与警惕提高到了极处。

    “那位应是云前辈了,未想到云前辈竟然如此年轻。”

    当巨车刚一停滞,遁光收敛之后,立即便有一声女修的惊呼响彻在了当场,其娇声之中,竟充满了崇敬之情。

    云羽当初在决斗场争斗两场,让不少修士都已经将他记住,就算没有见到之人,口口相传之下,也能知道一大概容貌。而这名女修,明显有些犯了巷花痴之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