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玩法 -> 权国

3685 王者归来(二十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马蹄溅起泥泞,一队瑞拉巡逻骑兵正从东向西迅速而行,顺着边界河道的方向,巡视警戒着这条水势暴涨的河道

    “如果到了哨站,一定要好好的抽卡林那个混蛋几鞭子才行,这大雨天的,让兄弟们跑这么远算是什么回事!”一名瑞拉边军队长气急败坏的目光打量着雨幕笼罩下的远方,人马俱是裹满泥泞,衣甲饱吸雨水,潮湿沉重,虽然说有可能是因为河道涨水切断了道路,但这不是一连两天都没有任何消息的理由,整片地区那条河道不涨水,又不是只有这一条,其他人都是淌水而来,被激流冲走三四个人的也有,凭什么到了卡林这里就能够特殊

    “队长,前面的浮桥已经塌了,如果还要继续向前,我们就只有强行趟过去了,可是在这样的雨势下,很难保证不会有兄弟受伤啊”

    一名部下满身雨水,用手挡在眼睑上,四周打量后脸色难看的低声说道,这场暴雨来的如此急切,几乎是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对于卡林哨站方向违反每天传报一次的规定,负责驻守此地的瑞拉边军第八团一开始还并不在意,认为是大雨造成的延迟,可是两天过去,卡林哨站方向依然没有丝毫消息,就不得不引起边军第八团的重视,这支巡逻骑兵立即就被派出来,如此暴雨之中,被半夜从温暖的营地内拉出来,风急火燎的直接朝着这里而来,换成谁都不会有好心情,

    “这雨水是来得太大了,再向下游走走看吧,这条河道的下游直通入比昂王国,如果有兄弟被冲到比昂人那里,怕是会有些麻烦”

    那名边军队长抬起右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在仔细看了看比起平常足足宽了三倍的河道,眼前的大片广袤,让他的目光炙热发烫,三河之地,是瑞拉人对这里的称呼,其中所代表的含义,怕也只有瑞拉人才能够记忆犹新

    这里河道纵横,地势平坦,就算是普通人都知道这是何等肥沃的土地,可是在这里却是看不见良田累累的景象,而是大片大片的荒草蔓延,因为这里是三河之地,是数次关系到中欧巴罗命运的战场,这里的荒草为什么如此茂密,是因为这里的每寸土地都曾经被人血所灌溉

    最多的时候,这里曾经有三四十万大军在这里绞杀,一百多年前,来自东方的匈牙人如飓风席卷中欧巴罗,被誉为中欧巴罗之主的比昂人纠集了其他诸国共计三十五万大军,就在这里被蜂拥而来的匈牙骑兵的铁骑践踏成了碎肉,以至中欧巴罗诸国在匈牙人面前人人自危,强盛的比昂人也因此丢失了中欧巴罗之主的位置,由盛转衰,但真正让比昂人在瑞拉人面前低下头的却是二十四年前,瑞拉王国与比昂人为了抢夺这片土地,瑞拉人抢先出手,在这里强袭了被誉为比昂之矛的比昂名将杜亚里率领的十一万精锐驻守部队

    那场大战足足打了四天,真称得上是尸积如山,血流成河!据说双方战死尸体甚至连三河河道都堵住了,被誉为中欧巴罗最惨烈的一场大战,最终瑞拉赌赢了,以十一万人的伤亡,最终取得斩杀比昂名将杜亚里,比昂军战死超过九万的战果,将刚刚有上升之势的比昂人的头颅再次按下,那一战彻底奠定了瑞拉人作为中欧巴罗之首的位置,也让比昂王国直到如今在瑞拉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只要三河之地一天掌握在瑞拉人手中,就可以从战略上对比昂人形成压制,在匈牙之乱期间,瑞拉国王奥威特不得不将三河之地放弃,以收缩兵力回国救援,比昂王国趁机再次占领三河之地,所幸比昂人自己发疯,对帝国竖起叛旗,瑞拉王国不费吹灰之力再次抢回了三河之地,就算国内兵力异常紧张,依然将三个兵团共计四万人的军队驻扎在这里,要知道现在整个瑞拉王国满打满凑,也就是十万人,还是从新编制了三万青年军,才将兵力扩展到了十三万人以上

    而在这里,奥威特就压下了王国三分之一的兵力

    不仅仅只是因为三河之地的重要,还因为这是瑞拉人的骄傲所在

    如今瑞拉王国想要从新成为中欧巴罗之首,就必须摆出足够的力量来,如果连三河之地就掌握不住,还奢谈什么从新成为中欧巴罗之首!而且瑞拉人还有另外一个盘算,俺就是只要帝国开始对比昂王国展开讨伐,就可以利用三河之地的河道优势,顺流而下,抢占比昂王国在三河之地西面的大片土地,为了抢占先机,瑞拉军甚至都将哨站修到了比昂王国境内五里的热那亚提,也就是这支瑞拉巡逻骑兵的最终目标地卡林哨站的位置

    这样敏感的位置,足足两天都断了消息,不得不让巡逻队长提起心思,按道理说,现在比昂人应该还不敢冒头出来,自从帝国在南欧巴罗教团国圣都取得南方霸权争夺战的胜利,比昂人先前还偶尔会露一下脸,现在则是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了,而卡林哨站虽然靠前,却是满编近百人的精锐,而且距离卡林哨站十里还有两个哨站的兵力,三个哨站的兵力加起来足有五百人,比昂人想要不声不响的吃掉这三枚钉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可是现在,三个哨站都没了消息,如果仅仅只是因为暴雨涨水的问题,就有些太自欺欺人了,都是风吹雨淋出来的军人,没有那么娇贵!

    沿河而下,自然是要寻找最狭窄的位置泅渡,这本来就是一个过于湿冷的夏天,泅渡更是寒冷,仿佛就如冰窖一般,湿透了身体的骑兵队长在踩进河道后的第一眼,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本就苍白的脸上显得更白了,前方河道激流冲撞的一捧乱草中,可以看见漂浮着几具尸体,已经浸泡的发白膨胀,就像是一个个白色方浮球一般被水草缠绕在哪里,被水流冲的不断装在河滩上,随着漩涡起伏,那熟悉的铠甲只是第一眼,巡逻骑兵队长就已经可以肯定,这是瑞拉军人

    “难道是卡林中队的人?”

    “不知道,但绝对是我们瑞拉人”

    后面的骑兵们的眼睛都有些发红,手都不自觉的握上了刀柄,本来还有几分咒骂的意思,此刻都一下屏住了呼吸,如果卡林哨塔的尸体都被雨水后的洪流冲到这里了,怕是卡林哨塔就是凶多吉少,要知道这场雨是昨天才下的,而卡林哨塔方面却是前天就没有消息传回了,所有人的内心都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可能是传令兵吧!”巡逻骑兵队长脸色难看的从尸体旁的漩涡激流位置收回目光,低声喃喃,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如果是在河道被截杀的瑞拉传令骑兵,这就难怪两天时间都没有任何消息传回了,因为传令骑兵半路就已经死了,这个时候去打捞尸体是不明智的,人已经死了,还捞上来做什么,而且在如此激流下,水都淹到了战马肚子的高度,稍有不慎就会被冲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而且浸泡的尸体最容易引起瘟疫,这条河的水怕是也不能再喝了

    骑兵队长目光扫过四周一眼,晃荡的野草阻挡了远处的一切,骑兵队长的内心不由一紧,对方截杀传令骑兵的唯一作用,就是不让卡林中队的消息传回去,或者说,卡林中队已经被灭了也难说,这种想法让骑兵队长感到浑身发冷,五百人的卡林中队,而且还有稳固的哨塔壁垒,没有三千人以上的兵力是做不到全歼的,放眼望去,谁能够在这片荒野上一下投入如此兵力,只有一个,比昂人!比昂人再次出兵三河之地了!这绝对是不得了的事!

    “苏拉,你立即将这里的情况回报营地,其他人跟我继续向前“

    巡逻骑兵队长一脸坚毅,在关键时刻还保持着冷静的头脑,不愧是经历过数次大战的瑞拉精锐,即使知道比昂人的军队可能已经进入了三河之地,继续先前随时可能遭遇到,但是为了搞清楚卡林中队的情况,他依然选择了向前,热那提亚虽然是比昂人的土地,但没什么可怕的,老子们是骑兵,真的要是碰到比昂人,撒开了马蹄子跑就是了!就算比昂军人数再多又能够拿我们怎么样!,骑兵队长大声给自己的部下们打气,在一个小时后,小心翼翼的巡逻骑兵终于进了热那提亚

    眼前雨水冲刷掉树叶上的泥尘,更是让眼前的广袤荒草显得青翠欲滴,马蹄踩入地面上的泥潭,溅起水花,虽然是在雨幕中前进,但是速度很快,马蹄声却很轻,巡逻骑兵全部伏在了马背上.没有人说话,只有隐隐的战马嘶鸣的声音,

    “前面就是卡林哨塔,其他人四周散开警戒“巡逻骑兵队长直起身体,在确认四周安全后下达命令“大雨破坏了一切,我们没法知道是不是有比昂军队在这附近,如果真的被盯上,就立即转身跑知道吗?“

    “是,队长”其他骑兵点头,犹如一个巨大扇面散开,当巡逻骑兵队长来到哨塔位置,所见的,只有堆积在哨塔前方的尸体,这些尸体像故意是铺哨塔门口位置,被剥去铠甲的白花花一片纠缠在一起的,再这具尸体堆的前面,一名身穿瑞拉军铠甲的中年人尸体被绑在木桩上,尸体都不知中了多少箭,被射得稀烂简直不成人样了,手里还紧握着一柄剑,一面被人血侵红的瑞拉中队军旗,斜斜地挂在那木制的栏杆上,雨水冲去了血腥,但景象却窒息得人都喘不过气来。

    “是卡林中队长!四周的瑞拉骑兵们发出一声悲鸣,所有人脑海里所想的都是卡林中队完了!

    “所有人检查一下四周,然后将他们埋了吧”骑兵队长目光发红的颤声说道,骑兵们迅速检查了一下哨站,一个让人不解的情况被发现了,哨站的马厩内发现了五匹战马的尸体,而整个卡林中队也就配了五匹快马,也就是说,死在河道的不是卡林中队的传令骑兵

    这个发现,让所有人的脑袋都懵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骑兵队长,骑兵队长的脑门上也是冒出了汗水,这压力有点大啊

    “不是卡林中队的传令骑兵,你确定?“

    “不会错的,我们清点了战马,五匹战马都在呢,对方直接就割开了马脖子,应该就是为了防备有人逃走,而且马屁股上的印记表明就是卡林中队的战马,而且我们在掩埋尸体的时候,发现了传令兵的尸体,也就是说,这里是被敌人突袭下,一下包围然后被灭掉的,以至于传令骑兵都没来及跑到马厩”

    “你是说比昂人真的动用了大军,就为了对付一个中队?有人声音迟疑问道

    “”或者是其他什么目标也难说吧”前来报告的部下自言自语的声音,让骑兵队长真想一脚踹死这个混蛋,知不知道把这种严重事情丢给长官,是多么不礼貌的行为

    “队长,我们在哨塔东面发现了大军行动的痕迹,应该就是袭击了卡林哨塔的敌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在突袭了卡林哨塔后,似乎急匆匆直接朝东开进了,痕迹数量惊人!”

    一名巡逻骑兵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天一夜的雨水都没法掩饰的痕迹啊,这至少也是上万人大军才可能做到,上万人。。。。。一个卡林中队被覆灭,骑兵队长的脸色白的怕人,情况诡异的让他的脑袋都是麻木的,比昂人动用了大军灭掉卡林哨塔,然后急转向东,这说明比昂人的真正目标是东面,可是东面有什么呢

    “所有人集结,我们去东面”骑兵队长朝着自己战马跑过去,跨上战马就朝着东面飞奔,东面有一大片黑色的乌云,这才是让骑兵队长头皮发麻的原因,根据经验,骑兵队长知道,那不是乌云,那是秃鹫,如此大数量的秃鹫本身,就足以说明问题

    秃鹫是食腐动物,卡林哨塔死了这么多人,也没见一只秃鹫过来,就足以说明,那边的盛宴比这边更好

    眼前被雨水浇淋的野草明显被践踏过,大部分都是呈现低垂在泥泞里边,顺着痕迹朝着东面奔跑了半个多小时后,一片被浸泡在血水中的荒野出现在眼前,无数的溪流,全都是红色的

    “我的天!”骑兵队长猛了拉住战马,瞳孔张的老大,身后的骑兵们更是一片混乱,有的因为用力过猛,甚至从战马上摔下来,滚在泥水中去,却是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所有人都被震撼了,就在前方,目光所及的荒草之下,到处是披着残破战甲的尸体,一线铺开,隔着数百米,空气中传来的浓烈的腐尸臭味就让人难以忍受了,密密麻麻的断枪残矛,铺满了大地的边缘,远方一面残旗斜斜的立在雨水冲刷中,上面的旗布早已经湿透卷在旗杆上,更显出凄冷残破,还隐隐可见上面的字样。旗犹在此,旗帜的下方是堆叠成一片的尸体,大群大群的食尸秃鹫在雨水中国,依然扑天盖地,此起彼落,哇哇的怪叫着仿佛在庆贺它们的好运气

    “好像是青年军的军旗!”

    ”青年军为什么会死在这里,这可是足足三万人的青年军啊!“骑兵队长的声音近乎歇斯底里一般,响彻荒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