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什么app好用 -> 三才相师

第一章 骗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桥上,行人匆匆,络绎不绝。

    眼望这座繁华的大城市,初来乍到的秦凡有些不大适应,他现在很需要一笔钱。

    甚至他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在这天桥上摆个地摊,立一块字牌帮人算命了!

    “别叫我宝贝,我们已经分手了好不好!”

    “而且我现在过得很好,一点都不需要你担心!”

    耳边传来女人声音,秦凡抬头看去。

    一名风姿绰约的年轻貌美女子,正迎面路过,她似乎是正在打电话,语气激动,情绪似乎有些不稳。

    就连路人都纷纷侧目,如此这般靓丽的美女,实在不多见。

    倒是秦凡,看了两眼后便挪开了视线。

    “别再缠着我了行不行,我现在有男朋友了!”

    “不信?我让他接电话!”

    徒然,貌美女人顺手将手机贴在了秦凡耳边,冷冷道:“说话!”

    秦凡下意识‘喂?’了一声

    还不等秦凡反应过来,女人已经收回手机,挂断放回包中,擦肩而过。

    “等等!”

    秦凡眼睛一亮,连忙拖着行李追了上去。

    “有事吗?”女人回过头。

    她的声音十分冰冷,仿佛不可高攀的天仙一般,只言片语间流露出来的冷意,便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看你穿着打扮,应该挺有钱的,做笔生意怎么样?”秦凡咧了咧嘴。

    女人怔了一下。

    想她陈梦平时被人搭讪无数,却还从未见过如此新奇的搭讪方式。

    再看眼前的青年,背着大包小包,典型的乡下小伙进城打拼的模样,对此大胆越界的举动,不由暗自蹙眉。

    “别误会,我不是问你伸手要钱。”

    秦凡顿了顿,颇为难堪的说道:“我会看相,你只需要给我两千……好吧,一千,一千块钱,我就可以给你看一次相!麻烦了,我现在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陈梦不屑一笑,盯着秦凡看了老半天。

    “我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想到跑出来当神棍骗钱了?”

    秦凡也不做解释,视线从对方的眼睛上离开,观其五官,面色颇为轻松。

    “你傻逼吧!”陈梦好没气的骂道。

    人家算命的老神棍都是穿一身道士服,仙风道骨,扔几枚铜钱,故作玄乎的忽悠一通,撑死也才收个几十来块钱……

    而你这家伙倒好,挺精神的一年轻小伙,穿得普普通通。

    看上去除了比普通大学生要穷酸点,无论怎么看都完全不和‘算命师傅’这四个字沾边!

    秦凡也不生气,耐住性子接着说道:“额间是为理想抱负,你的事业、财帛虽旺,却良缘再三蹉跎,也就是说……你一心放在事业上,从来都没有爱过任何男人。”

    “那又怎样。”

    陈梦翻了翻白眼,摊手道:“算你运气好,蒙对了。”

    “你只交往过一个男人。”秦凡道。

    “哟,没想到你还有点神棍的样子,说起来倒是像那么回事。”陈梦微微惊讶,只是眼角的讥讽笑意却是藏不住。

    秦凡并不知道的是,眼前的陈梦,学过心理学!

    这些,完全可以从一个人的言行举止和谈吐方面判断出来。

    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情,恐怕没个两下就被忽悠上当了。

    “可惜……”

    “遇到了我还想招摇撞骗?找死!”

    陈梦内心暗自冷冷一笑。

    岂不料,秦凡立刻又判断道:“左颧骨有痣,有过三角关系的波折,你的前任是被第三者插足夺走的。”

    “你……”陈梦楞了一下,语气变得有些起伏不定。

    秦凡又说道:“你其他地方化了妆,唯独人中没化,因为你的人中天生深长且清晰,说明你家境好,家中老人长寿,而你的人中左线偏直,左为君,也就是说你有个长寿的爷爷。”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梦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惊讶到难以言喻。

    她日常化淡妆有个习惯,那就是几乎不化人中部位。

    原因……几乎被对方全部说对!

    正如他所言,自己的奶奶虽然在早些年过世了,可爷爷的确称得上是高龄,身子骨非常硬朗,也就是近几年才开始慢慢走下坡路的。

    可眼前这个乡下来的穷小子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猜的。”秦凡自嘲地笑了笑。

    “切,我就知道是巧合。”陈梦暗自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她便咄咄逼人的冷笑道:“说啊,怎么不接着说了,你不是会算命吗?该不会是编不下去了吧?”

    “你不是要钱吗?我有的是钱!”

    “这里,总共有五千!”

    说着,陈梦从包里拿出一大叠现金百元大钞,“土包子,只要你再加把劲,把我忽悠服了,这五千块钱给你又怎样!”

    “姑娘,我只要一千。”秦凡不卑不亢。

    “随便你,你要是被我抓到了把柄,不但一分钱都得不到,我还会把你送进警察局!”

    陈梦不屑地撇撇嘴,忽然眼珠一转,冷笑道:“呵呵,光看我的以前有什么用,有本事你算我的以后啊!”

    “这……”秦凡犹豫了一下。

    “怎么,说不上来了?”

    陈梦冷冷一笑,掏出手机,“遇到我算你倒霉,等着吃牢饭吧!臭傻逼!”

    “行吧,也不是不能说。”

    秦凡无奈,干脆道:“不出七天,你将会月经不调。”

    “滚蛋!臭流氓!”

    顿时,陈梦脸色潮红,又羞又愤。

    啪的一声!

    陈梦猛地扇了秦凡一巴掌,气得直跺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转身就走。

    伴随着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秦凡苦笑摇头。

    “送你一句忠告。”

    犹豫再三,秦凡苦笑摇头,最终还是提醒了一句:“记得抬头。”

    “滚!哪来的神经病!!”

    陈梦气得不行,哪还会搭理,踏着高跟鞋下了天桥,不一会便消失在人海中。

    “世道艰难啊,说真话也挨打。”

    “算了,还是办正事吧,老头子的遗愿可不能耽误。”

    秦凡摇了摇头,将此事抛在脑后,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一段地址。

    这正是他此行的目的——

    娶亲。

    当年,秦凡的师傅意气风发,与一旧人交谈甚欢,双方一拍即合,定下了娃娃亲。

    而今日,便是履行这段姻缘的日子。

    但这事怎么想都特么不靠谱好吗!

    保不准当年的实际情况就是两个大老爷们喝多了,才搞的这么一出荒诞事,但当老头子气数已尽,即将撒手人寰时,反复叮嘱和提醒,又让秦凡觉得这事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般儿戏……

    “兜里好像就五十块了……”

    秦凡唉声叹气。

    他只是想随便弄点钱,买两瓶好酒再登门拜访,若是两手空空就直接上门,礼数方面总归会落下诟病。

    现在看来,也只能揣着兜里的最后五十块钱,硬着头皮上门了。

    ……

    陈梦下了天桥,心头依旧羞恼。

    “这个死骗子,气死我了!”

    “混蛋!!”

    走在街上,陈梦脸上浮现出一抹羞红,只要一想到对方居然说自己的那方面,就不由感到一阵羞恼。

    可就在这时,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令人讨厌的声音:记得抬头……

    “我这是怎么了?连那傻逼的话也信?”

    陈梦摇摇头,想甩开脑海中的这些不愉快。

    为什么要抬头?

    抬头做什么?

    鬼使神差的,陈梦停下脚步,抬头望上方看去,那里,只是一块不起眼的灯牌。

    “果然是我想多了,骗子的话怎能当真呢?”陈梦觉得有些好笑。

    可就在这时,

    骤然哐当一声,路过的人们被吓了一大跳,齐齐看去,原来是一块灯牌掉落砸下来了!

    “没事吧?大家有没有受伤?!”

    店里的老板显然被吓得不轻,连忙跑出店门。

    稀少的路人纷纷摇头,幸运的是,这一条街人流量并不大,掉落下来的灯牌并没有砸伤人。

    “是真的……原来是真的……”

    陈梦脸色苍白,一双美眸中瞳孔收缩,充满难以置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