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 -> 地宫血咒

楔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伴随着“轰隆轰隆”的巨大轰鸣声,石门缓缓的朝两边移动,一座巨大的皇陵地宫逐渐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是一座极其宏伟的地下宫殿,整座宫殿全部是用巨大的花岗岩垒砌而成,每块花岗岩的单面均有两平米之大,堆砌得异常平整,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任何接口,地面同样铺的花岗岩石板,隐约能看到石板上面刻画着一些看不懂的古汉字,石板呈梯形,按照八卦的方式排列着,越往外面石板越大,越往里面石板越小,整个地宫看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八卦图。

    众人屏住呼吸,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看似平静的地宫表面,布满了机关,一步走错,万丈深渊。

    为头大哥做了一个手势,众人将头上的汽灯摘下来,举在手里,将为头大哥眼前的石板照亮。

    众人都站立在地宫门口,不敢轻举妄动,他将粗绳绑在自己的腰上,让两个力气较大的人拉住自己的双脚,让另外两人拉住粗绳,缓缓的俯下身子,双手朝一块石板上用力,只见石板慢慢的倾斜,晃动,不一会,只听到“哐啷”一声,这块石板竟然整块都掉了下去,露出一个黑不溜秋的窟窿来,窟窿下面还发出“嗤、哐”的那种类似武器出鞘的声音。

    众人一惊,如果贸然走过去,说不定跟随这石板掉下去的,还有自己和同伴。

    打了一个手势,众人将他拉了上去,他眉头紧缩,冥思苦想,突然,他再次让众人拉紧绳子,又俯身试探另外一块石板,这块也掉下去了,同样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和“嗤、哐”的声音。

    也不停手,不断让别人将他拉起来,放下去,终于在试到第四块的时候奇迹出现了,这块石板无论为头大哥怎么用力,石板都纹丝不动,更别说掉了下去。

    为头大哥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张了开来,他快速从挎包里掏出八卦乾坤罗盘,凝视一会,又用手不断的在罗盘和石板之间比划,突然,他身子朝前一跃,竟然朝那块没有掉下去的石板上跳了过去。

    众人心脏猛的一惊,还好没事,石板没有掉下去,一招手,又有两个大胆的跳上石板,他拿起手里的罗盘对另外两人低声说:“根据我的观察,这个地宫应该是一个巨大的五行八卦阵,我们的脚下,被挖成了深坑,就跟护城河一样的围绕守护着棺木那中央地带,河里肯定放置了水银之类的腐蚀液体,人一旦掉下去肯定就没命了,要走到中央的棺木处,应该只有八个支点,每个支点上面有一块地板,分别是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这八个位置,只有踩上八个方位的地板,才不会掉下去,如果我们脚下的这块石板为乾位置,那么坤为就是这块!”这人说着指了指他前面一块两米开外的石板道,“坤前面两米开外的那块就是震的位置!”

    他一边解开捆在身上的绳子一边道:“我现在跳过去,我跳过去的时候,你们要盯紧了看并记住位置,等下你们就按照这个位置跳过来,万一我掉了下去,你带着弟弟们退回去,关闭地宫门,不要管我,永远也不准再进来!”

    “大哥,你还是系上绳子吧,万一掉下去,我们就把你拉上来。”那两人眼睛一红,差点哭了出来。

    “不用!”为头大哥一摆手,那人赶紧停住嘴巴,擦了擦有些红的眼睛,听话的点了点头,因为谁都知道,他们干的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九死一生的活,他们现在盗的可是皇陵,皇族花那么多精力设置这么多的机关就是为了让盗墓者有去无回,如果大哥猜错掉下去,下面一定是万箭齐发,大哥怎么可能活命呢?就算拉上来,估计也早就成了一头刺猬。

    为头这人说完,身子已经轻轻一跃,跳到了坤位,石板没动,大家提到了喉咙嗓子上的心脏终于掉了下去,纷纷向其竖起了大拇指,为头这人得到鼓舞,胸有成竹,一气呵成,按照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的方位一路跳了过去,终于来到了地宫的正中央。

    地宫处于太极八卦的中央,这是一个尺径十米左右的大圆圈,圆圈里的地砖明显比刚才跨过来的地砖小许多,也精致许多,地砖上雕刻的浮雕画,从画上看,应该是棺材里人的生活轨迹图,有坐轿的,有骑马的,还有挥舞的大刀打仗的,圆圈正对着地宫门口的地方一左一右竖着两根约一米左右的立柱,立柱顶端放着两个巨大的青铜油缸。

    为头大哥擦燃火折子,油灯竟然还能点亮,在油灯的照射下,众人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巨大无比的石制棺床,棺床上面一左一右的停放着两口朱漆大棺,正中一口较大,门口供着一块牌位,上面写着一排的满族文字。

    为头大哥显然是有备而来,只见他将汽灯摘下咬在嘴里,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掏出一本满汉词典和一支笔,一个字一个字的对比着抄写,不一会,他的本子上出现了一行字:

    应天兴国弘德彰武宽温仁圣睿孝敬敏昭定隆道显功文皇帝之位。

    是皇帝真陵,这人抑制不住兴奋,嘴角露出一丝久违的笑意,赶紧朝众人招了招手。

    众人这才举着汽灯缓缓的走了过去,猫着腰蹑手蹑脚的同样按照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的方位跳跃过去,不一会,大家齐刷刷的都伫立在棺材前,微仰着脑袋如痴如醉的盯着棺木,汽灯的光芒在朱漆棺材的反射下又照射到了每个人满是油污的脸,他们顾不上空气的浑浊,一个个张大着嘴巴,脸上写满了胜利的喜悦、兴奋和紧张以及对棺木里宝藏的莫名期盼。

    为头的那个人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掏出了几张钱纸点燃,洒落在棺材的四周,嘴里喃喃的说着得罪了勿怪这类的话,接着又在地宫的西北角点燃了鬼吹灯,见灯火旺盛,这才招呼大家开工。

    显然大家都是有备而来,纷纷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拿出工具,很有默契的将工具连接起来,形成一根三米多长拳头粗的铁管,这时候为头大哥已经将一个类似斧头形状的锥形之物锋利的那头钉进了棺盖的接缝处,众人把钢管套在另外一头上,以棺盖的三角处为支点,竟然形成了一个三米左右的杠杆,几个身材微胖的人吊在了杠杆的另一端,剩下的人则拉住这些人的腿使劲往下压,只听到“嘎吱嘎吱”的声响过后,外棺的棺盖被缓缓的松动,棺钉被硬生生的拔出来一大截来。

    众人大喜,很有默契,动作很快,换了姿势,在外棺的四周重复这个动作,不一会,外棺被完全撬开,露出了精美绝伦的内棺,打开内棺显然没有外棺那么费力,几人一鼓作气,三下五除二就将内棺的棺盖打开,棺盖落地的那一瞬间,众人竟拔腿就跑,纷纷的躲在石柱后面,并用湿毛巾捂住口鼻,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内棺,眼睛里充满了紧张的期盼。

    棺盖落地扬起的灰尘形成了风,只见西北角的鬼吹灯跳动了几下,眼看就要灭了,为头大哥眼疾手快,迅速闪了过去用身体挡在了鬼吹灯的面前,只见火苗闪烁了几下,忽闪忽闪的竟然没灭。

    众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为头大哥跟变魔术一般又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掏出一样东西来,众人一看,差点没有笑出声来,竟然是一只白毛兔子。

    兔子的脚被拴在一根细绳上,为头大哥一手握着绳子的一端,另外一只手将兔子丢进了棺材里。

    大家屏住呼吸,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为头大哥将绳子那头的兔子拽出放在地上,奇怪,本来在挎包里捂得病恹恹的兔子竟然飞奔着跑了,只留下那根绳子,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挣脱的。

    兔子没死,就说明棺材里没事,众人可没有时间来管这只兔子,为头大哥一招手,打了个响指,一个身材微胖的人蹲在了石柱前面,为头大哥一个助跑,左脚轻轻踏过那人的后背,右脚已经跃到了石制的棺床上,双手朝内棺上一撑就跳上了棺木,双脚踏在棺材的两端,汽灯朝里一照,只见巨大的棺木之中,最上层是一层厚厚的织金锦被,锦被呈鹅黄色,掀开锦被,只见下面塞满了织锦、金、银、玉器等陪葬宝物,经过那么多年,宝物的光彩丝毫未减,在汽灯的照射下闪耀的光芒。

    “老七,上来!”为头大哥一招手,一个叫老七的人用同样的方法的跳了上来,两人将汽灯戴在头上,又各自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掏出一个小罐子,从罐子里掏出一条被药水泡过的毛巾蒙住口鼻,这才调整汽灯的照射方向,准备将棺木里的宝物取出。

    为头大哥故技重施,将一根粗绳系在自己腰上,另外一头丢给下面的人用力拉住,双脚蹬着棺木一端,身子缓缓的朝棺里靠近,只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铺面而来,这人屏住呼吸,双手在棺木四周摸索,不断的将宝物一件一件的拿起来,递给外面的兄弟,棺木中的珍宝古董每一件无不精美绝伦、价值连城,每递一件宝物出去,都会引起外面兄弟的一片唏嘘赞叹之声。

    取完上层的宝物,下面又是一层锦被,一直站在棺木上的老七显然是等不及了,他俯下身子一把将锦被扯住,丢在了外面,奇怪的是,锦被下面并没有尸骨,这时候已经有几个兄弟都跳上了棺木,纷纷瞅着棺内,在众多汽灯的照射后下,只见一只深红的盒子孤单的躺在棺木的正中央,它的旁边,则是一串朝珠,应该是皇帝生前所用。

    欢喜若狂,果然有这么一个盒子,这不是一个盒子,而是三十万哥袁大头啊!只要把盒子拿出去,钱有了,武器也有了,自己的兄弟们,也有救了。

    众人热情高涨,喜气洋洋。

    棺材很深,伸手不够,为头大哥双手撑住棺木的两边,双脚一抬,就落到了棺底,轻轻的将盒子抱起来,小心翼翼的朝站在棺上的老七递了上去。

    老七同样小心翼翼的接住盒子,这盒子太精美绝伦了,忍不住多看一眼,在汽灯强光照射下,一道黑红色的血迹下,一排写满满文的图案赫然入目:

    “哐啷”一声,盒子从老七手上掉了下去,幸亏下面的人机灵,一把接住。

    “老七,你轻点,这是三十万大洋呢!”下面接住盒子的人轻声的责怪道,但责怪的声音里仍充满了惊喜。

    “地宫……地宫血……地宫血咒……”这个叫老七的不知道是跳下还是从棺材上掉下来,发出一声闷响,他一边双手撑地蹒跚着从地上爬起来,一边用手指着盒子,张大着嘴巴,一脸的惊恐之色。

    “老七,你说什么呢?”那个接住盒子的人一边小心翼翼的将盒子用绒布包好,一边朝旁边一人道,“老三,老七道行不高,拿碗汤给他喝下!”

    老三说了一声好,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着一些黑色的液体,隐约还可以看到没有烧完全的纸片,原来是符咒,一人抓住老七的手,另外一人捏住老七的腮帮子,将符咒水灌了下去。

    “地……地宫……地宫血咒……”只见老七一边吐着嘴巴里残留的纸片,一边疯疯癫癫的道,“我们……我们都活不过39岁……连后代也不放过……”

    “啪!”一记耳光狠狠的打在老七的脸上,动手的是为头大哥,此刻他已经从棺木里跳了出来,他望着老七的眼睛并不说话,但眼睛里也充满了恐惧,他定了定神,招呼众人将宝贝放进随身的袋子里,熄灭油灯,背起老七,按照五行八卦的方位跳跃着鱼贯着退了出去。

    被为头大哥背在背上的老七龇牙咧嘴,不知道是刚才掉下来受了伤,还有这记耳光太重,老七的脸上,鲜血从嘴角缓缓的流了下来,在汽灯的照射下,格外狰狞。

    突然,那只白色的兔子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睁着血红的眼睛,老七看到兔子,性情大变,猛的一下挣脱开来,一把抓住兔子,张着血盆大口,朝兔子的脖子咬了下去,顿时,四溅的红色血液顿时占据了整个屏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