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外围让球 -> 与首辅和离之后

第1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遇安接到姐姐的电话,听说姐夫出轨了以后,首先叫叫了一声:“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啊,我跟你说我是怎么查到的。他早上走的时候,忘了退微信的电脑端,然后,他和那女的对话,我全看到了,俩人约好了,今天下午在滨江饭店,就现在,你赶紧走,保证能捉个现场……”

    紧接着,就是一阵的刺耳的哭声和尖叫声,吵的陆遇安不由把手机伸远,以保护自己倍受摧残的耳朵。

    一挂电话,截图就来了。

    微信对话框,一男一女的对话,绿色的肯定是姐夫罗技嘛,而对方呢,字体是银色的,少见。

    俩人的对话开始非常的莫名其妙。

    罗技:只要你准备好,我随时都是准备好的,下午三点,滨江饭店吧,那地儿涉外,五星级,警察查房都要绕道儿走的。

    对方:房我来开,你得带上你原来传给我的那些证明的原件,比如体检报告,比如血项化验单。

    罗技:这事儿你放心,我们内部三月一体检,我保证自己这具肉体的绝对干净和健康,倒是你,体检报告带了吗?

    对方:带了。

    要不是紧接着下面一句,陆遇良会以为,这是场正规的面试呀什么的。

    结果再翻下一张,对方说:我希望你话少一点,到了就做,我不喜欢跟陌生人聊天,而且,我的时间很紧张。

    “握草,约个炮,至于这么正式吗,这是一对什么样的奇葩男女啊。”陆遇安刚说完,姐姐的电话又来了:“相信了吧,就现在,赶紧去,我只恨自己没有插着翅膀,来捉这对狗男女。”

    陆遇安还有点儿不信,但聊天记录让他不得不信啊。

    刷的再一张截图,对方把房卡和房间号都拍过来了。显然,对方已经入住了。

    姐姐又说:“我明天一早就到,我希望你能把那对狗男女绑在宾馆,至少一夜,等我来了以后,我要你当着我的面,锤爆罗技那个狗杂种。”

    陆遇安现在还在读研呢,地质考古专业,虽然听起来冷门,但就业方向是对口的,出来就可以上班。

    所以,他现在悠哉着呢,要说有啥不好呢,那就是目前穷了点,读研嘛,给导师当牛做马,争取早点论文达辩,也早点能步入社会。

    而他的姐姐陆遇玫呢,在一家大型的石油企业任会计,跟姐夫是高中到大学的同窗,同学结婚,在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算得上难能可贵的青梅竹马了。

    姐夫罗技工作不错,经侦科的警察,虽然工资不高,但社会地位还是有的。

    陆遇玫跟罗技大学毕业就结婚,携手奋斗十年,现在在江城有三套房,两辆车,终于在今年,俩人决定要个孩子。

    当然,就跟他们的人生似的,顺风顺水嘛,这个月决定要,下个月就怀上了。

    现在陆遇玫怀胎五个月,休了个长长的年假,顺带着再有产假,她可以一年多不用上班,逍遥自在,俩人相携跑三亚去渡假去,因为罗技单位有任务,先回来了,陆遇玫决定在三亚养一阵子胎呢。

    结果,谁也不敢相信的狗血,它这么毫无症兆的,就从天泼洒而下,淋了陆遇玫一头,也淋懵了陆遇安。

    一看手腕上的表,下午两点半。

    而罗技呢,早上十点走的,到机场还得打车回市区,这会儿估计还在路上堵着呢。

    陆遇安心说,这女的够饥渴的呀,约个炮嘛,提前一个小时到场候男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以为这种事儿,女人都得端着点儿呢。

    难道读书太多,把他给读傻了?

    还是社会变的太快,他跟不上时代了?

    陆遇安是在操场上跟一帮大一新生打篮球的,那帮孩子看他在场边磨蹭了太久,一篮球砸过来了:“师哥,还打不打啊,一个电话磨蹭这么久?”

    “不打啦,你们继续。”

    陆遇安说着,扯过自己挂在场边的外套往身上一套,撸了一把头上半干的汗珠子,回宿舍换掉了那双打球打的发臭的球鞋,洗了把脸,望着镜子,心说,这奸抓还是不抓呢?

    他读研的J大,就在江城市中心,百年学府嘛,在市中心很正常。

    而巧的是,滨江饭店就在隔壁,走过去也就十来分钟,离他可不算远。

    陆遇安也二十七了,不是莽撞的糊涂孩子,知道婚姻意味着什么,更何况,姐姐五个月身孕了,看起来罗技也是憋坏了,想找个女人解决一下生理需求,这事儿在男人看来,真不算太严重。

    但在女人看来,孕期出轨,那他妈的就是天理不容。

    擦了把头上的汗,他把手机一拿,还是准备过去看看去。如果可能,总还是想劝罗技悬崖勒马的嘛。

    陆遇玫怀孕不容易啊,十年婚姻也不容易,他妈的这会儿出轨,那是要家破人亡的呀他。

    滨江饭店的占地面积,跟J大是一样的,其间绿树掩映,有几十层高的新式高楼,后面还有特别传统的那种老式小楼。

    这地儿规格高,到了早晚高峰,交警都得来指挥交通,无论多堵,潜规则是从里面出来的车先行,路再堵,堵着去。

    陆遇安倒不是头一回来这儿,陆遇玫单位经常发这儿的自助餐券,一位三百多的那种,海鲜大餐,她只要有,全送给陆遇安,让他在贫穷的读研生活中,偶尔打个牙祭。

    而陆遇玫自己呢,招待客户,也经常会在这儿给自己开间房,顺带着,看看读研的陆遇安嘛。

    所以,陆遇安熟门熟路,就进来了。

    他先在大厅里坐了会儿,是想着,万一直接在大厅里碰上罗技了,就当时劝着迷途知返。

    结果他刚一坐下,推行李的门僮就过来了,恭腰,双手递上一张房卡,门僮说:“陆先生吗,宋小姐说了,她在4018房间等您,请您自己带着房卡上楼。电梯在这边,您请。”

    陆遇安给唬的差点跳起来,心说什么情况,为什么门僮会认识我,又突然给我一张房卡?

    这房卡都接了,肯定得上楼啊。

    他当然知道电梯在那儿,一排四趟,八台电梯,门僮摁的,是40层以上的专属VIP电梯,直达四十楼。

    陆遇安进了电梯,再度划开手机,戳开那几张截图,一张张的翻着,看俩人的头像,再看俩人的对话。

    他把罗技的头像放大,翻出自己的头像一看,一片绿草地上,一只抬起欲落的脚,居然一模一样。

    陆遇安心中突然灵光一现,随即退出自己的微信,换了自己另一个手机号登陆,密码呢,也用的是自己的生日和名字首字母。

    本来只是一试,没想到居然不费吹灰之力的,就登陆上去了。

    陆遇安心中再握草了一声,觉得自己大概是猜到什么了。

    姐夫罗技跟人约炮,用的是他的老微信号儿,密码都没变过。

    那么,他给对方传的照片,以及体检报告,什么血项化验单,应该也是他的吧?

    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自己刚进来,门僮就会给他一张房卡了。

    因为,约炮那女的,给门僮看的,就是他的照片啊。

    陆遇安一把合上手机,双手一击:我他妈可真是太聪明了。

    出了电梯,外面特别的暗,当然,也安静,也可以理解为是压抑,这种地方普遍顶吊的低,像陆遇安这种将近一米九的小伙子进来,头就顶着天花板,感觉那叫一个压抑。

    他再划开手机,对方发来一条信息,看起来还挺急的:“上楼了吗,最好快点,我时间急。”

    急不可捺的女人,追了三个问号。

    陆遇安看了看指示牌,往左侧进了走廊,地毯又厚又软,走起来简直要栽跟头。

    既然对方还发信息来,问罗技到了与否,那就证明罗技还在路上,还没有到。

    陆遇安不想见那个约炮的女人,只想站在走廊上,截姐夫的胡,劝他迷途知返,所以呢,就在走廊里站着。

    但他高头长的高,相貌还有点儿凶,坐火车上飞机,安检都要查三道的那种,还没给自己找个地儿躲呢,楼层服务员正好经过:“先生,您是那间房,要我带您去吗?”

    陆遇安拿着房卡,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出来找个洗手间。”

    “房间里就有卫生间的先生,住您入住愉快。”声音甜美的楼层服务员给他个笑,站在4018房的门口,把手一伸,说:“请。”

    好吧,陆遇安硬着头皮,刷了一下门,嘟的一声,门开了。

    到了此刻,他脑子里懵成一片了,估计比正在订飞机票,准备赶来抓奸的陆遇玫脑子还懵。

    楼层服务员嘛,这种平时要冷热水不匀,插线板坏了,或者窗子打不开合不上隔壁咣咣叫时死活找不见的生物,她千载难逢的,站在对面笑呢。

    陆遇安也不知道自己是受不了楼层服务员怀疑的眼神,还是也好奇那个罗技拿自己的照片和体检报告骗来的女人长个啥样子,硬着头皮,一把推开房门,就进去了。

    劝不了姐夫,能劝对方迷途知返,也是阻止了姐夫出轨,对吧。

    门是给一个女人合上的。

    陆遇安背靠在门上,心说什么情况,这约炮的女人,不会饥渴到直接就扑上来吧。

    结果他一低头,就看见一个特瘦,皮肤特白,跟他一样一脸慌乱,但是在强作镇定的女人。

    她手里握着手机,手机的屏幕是亮的,要陆遇安看的没错,她手虚摁着,几乎就要拨出去的,是110.

    显然,这位费尽心机,跟罗技约炮的女人,对于对方的防备心,也特别的足。

    好吧,这是约炮吗,国共时期地下党接头,也没这么夸张吧。

    陆遇安猛嘘了口气,拿起手机,准备翻开截图给这女的讲讲来龙去脉,并且劝她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呢,仔细一看,发现这女人,自己居然认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