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外围让球玩法 -> 科幻小说 -> 欧罗巴之敌

第0001章 天上掉馅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有一群女友。

    你没听错,一群!

    她们不是天使就是魔鬼,每一个都那么的漂亮,那么的迷人,非常契合我的灵与肉。我真想把她们都留在身边,可我却只能从中娶一个。”

    含糊不清嘟囔声在酒吧内回荡,有人正趴在吧台前吹牛皮。

    还没到正式营业的时间,酒吧内空空荡荡,没几个顾客。吹牛的年轻人有点微醺,酒杯‘嘚’的一声放下,没话找话的自言自语。

    吧台后,黑人酒保正在擦杯子,瞥了眼年轻男子,给对方添了小半杯威士忌。可这男子却摆摆手,摇头道:“不,不,我不能再喝了。”

    来酒吧的人千奇百怪,酒保见多了口中说‘不能再喝’,却还是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的人。这种人往往满腹心事,到处找人聊天,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有的话完全是呓语,有的则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至于眼前这位……

    “刚刚我说到哪了?”年轻男子反问酒保。

    “女友……,漂亮的女友。”酒保答道。这会酒吧内客人不多,他有空陪客人聊几句,当个听众。

    “对对,我的那些女友们。”年轻男子抓起酒杯却又放下,继续说道:“她们中有的温柔,有的傲娇,有的冷漠,有的狂野。有的皮肤白皙,抚摸下犹如触碰到凝脂;有的前凸后翘,曲线中藏着无穷的诱惑;有的面容姣好,看一眼就会被她迷醉一生。

    她们有的高贵,出生的那一刻就附带别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财富和荣耀;也有的卑微,可从不甘心接受命运给自己安排的道路;更有人面对重重困难,经历绝境和屈辱,却从不肯低头认输。她们每一个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看年轻男子为挑女人而一脸的苦恼,黑人酒保呆了半晌。

    喝多的了人总喜欢吹牛,可吹成眼前这样的还真不多见。酒保随口答道:“是啊,漂亮的姑娘总是令人心情愉悦,不寻常的经历会让她们更有光彩。我们这也有不少姑娘很让人动心。”

    “不……!”

    原本是拍个马屁,却拍到马腿上了。

    年轻男子嗖的一下挺直身子,猛拍吧台,高声喝道:“别把你见过的那些庸俗女人当女神看。那些只会纹身,抽烟,喝酒,说脏话的婊子,可以随便拉个男人就到厕所里发情交配。我认识的则是最优秀的女性,她们每一个都带着无穷的魅力。”

    对于这粗暴而直接的装逼言语,酒保呆住了。可没办法,他只能撇嘴点头道:“好吧,您是我的顾客,我不反驳。”

    “我知道你肯定不同意我的看法,甚至会认为我在胡言乱语的夸大。”年轻男子伸出手指点了点酒保,“可你根本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女人,眼界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这世间,有些人的优秀是你想象不到的。”年轻男子喝的差不多了,随手掏钱拍在吧台上,又说道:“但我也有我的烦恼。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女友那么多,每一个都那么好,我到底该选谁当新娘?”

    付了账,年轻男子缓缓起身离开酒吧,出门时撞上个又高又壮的白人。那白人光是手臂就如平常人的大腿一般粗,至少一百多公斤的体重,竟然被他撞的脚步趔趄,肩膀生疼。

    白人壮汉顿生不满,恨恨的扭头‘嘿’了一声。可年轻男子旁若无人的从酒吧离开,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前者只能坐到吧台前,不忿的抱怨道:“这些该死的中国人,现在一点也不尊重我们。这跟过去完全不一样。”

    黑人酒保给白人壮汉倒了杯酒,朝年轻男子离去的背影盯了眼,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个中国人?亚裔看起来都一样。兴许他是日本人,或者韩国人。”

    “你错了。亚裔分很多种,可刚刚那个绝对是中国人。”白人端起酒杯一口灌进嘴里,又叫骂了几句。

    “是吗?”黑人酒保继续问道:“你怎么区分的?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区别?他们都长的差不多。”

    “因为不管我走到哪里,别的亚裔都会给我让路。日本人,韩国人会非常恭敬的弯腰,越南人泰国人连看我一眼都害怕。唯独这帮中国人,确切的说是那个邪恶zheng权统治下越来越叫人讨厌的中国人,他们不但不让路,还会毫不客气的撞过来。”

    又高又壮的白人越说越气,一连喝好几杯,骂骂咧咧的满口脏话。黑人酒保听完之后却点点头,幽幽的说了句:“你的区分方式还真有点意思。不过刚刚那个确实是中国人,他叫周青峰。不过他还有个名字,你也许会更熟悉些——维克多.雨果。”

    白人正在灌酒,闻言猛的抬头,发愣问道:“哪个维克多.雨果?”

    “现在敢叫这个名字的还有谁?”黑人酒保嗤笑,指了指吧台上方吊着的电视机,“你难道不看新闻吗?全世界都知道我说的是谁。”

    “就是哪个号称全球最危险男人的……”又高又壮的白人忽然脸皮发紧,手中的酒杯都抓不稳的晃动,“维克多.雨果?”

    酒保一点头,“对,就是他!”

    ……

    酒吧外是阿尔卑斯山下的冰天雪地。远远眺望,欧罗巴最高的勃朗峰上正寒风呼啸。

    周青峰在乱飞的雪花中思绪飘飞,想起了好些年前的自己。那时是9102年,他还差几个月才满十八岁,生活在种花家四线小城天阳市,是个即将面临高考的高三学渣。

    他一直觉着自己平凡的很。

    直到某天上课前,班长突然在教室门口大喊了一嗓子,“周青峰,班主任老师找你。”

    这一嗓子全班都听见了。

    周青峰坐在吵吵嚷嚷的教室角落,正在头疼的订正物理模拟卷上的几道大题。眼下正是高考冲刺阶段,每天都有做不完的练习。老师会讲解所有题目,可他还是不懂,难以应付。在班长大喊之后,全班同学扭头瞧了他几眼,然后继续各干各的,谁也没在意他。

    真是毫无存在感了。

    数理化要靠智商,语英zheng要靠记忆,周青峰这两方面都欠缺。他目前的学业如果硬要说个优点就是‘完全不偏科’,因为全都很差。

    穿着件褪色的外套,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周青峰的个不高,人又瘦,模样也普通,外加一副没精打采,睡眠不足的样子。他知道班长这么大喊是故意找茬,甚至是羞辱。因为差生每次被老师喊都没好事,基本上是犯了错去挨骂。

    这就是周青峰青涩的少年时代了,并不那么美好。

    “快点,老师等你呢。”班长嫌弃的催促道:“周青峰,你这次能耐了。老师办公室来了两个老外,据说是找你的。对了,还有jing察也在。你是不是手脚不干净,偷了老外的东西?”

    对于优等生的趾高气昂,周青峰毫无办法。

    小城市的学校没有太多花样,学生好坏的标准就看成绩,毕业班老师的奖金也跟班里有多少学生考上大学挂钩。完全没希望考上大学的学渣,历来不受重视——周青峰不但学习差,偶尔还闯祸惹麻烦,那自然更不受老师待见了。

    走到办公室外,就听到班主任在里头不断揭周青峰的老底。

    “这学生其实也可怜,是个孤儿,福利院里长大的。学习方面嘛,得承认他已经努力了,可成绩还是不行。主要原因在于没有一个好的家庭环境,靠他自己确实挺困难的。

    他原本挺有上进心,也不笨,可就是脑子特别顽固,性子又急,总是掌握不了学习方法,喜欢钻牛角尖。再加上他十几岁了,福利院也没办法管他,只能随他去。这都是生活环境造成的性格问题。

    这两年因为学习差,他大概是心理压力大,结交了一些社会上的不良青年,受了很大的影响,甚至因为打群架被派出所抓进去过。等他醒悟过来再想努力,学习就真的跟不上了。”

    周青峰这种倒霉孩子,老师也算是尽力了。可缺少父母的关爱,引导和支持,他成长过程中能获得的资源终究有限。等高中毕业他就将走向社会,还有更多大风大浪在等着他。作为社会上沉默的大多数,未来对他来说一点也不乐观。

    等周青峰走到办公室门口,班主任连忙伸手一指,喊道:“喏,就是他。”

    一副衰样的周青峰出现了。

    办公室里好些老师,可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两名老外。周青峰露面,所有人都看着他。两个老外也扭过头,好像来了什么从未见过的怪物似的,饶有兴趣。

    老外一男一女。男的大概四十多岁,头发后梳,油光发亮。这人戴金丝眼镜,穿手工西装,搭着二郎腿坐的悠闲,完全是成功人士的标准模样。见了周青峰,他露齿微笑——不知怎么的,周青峰就是不喜欢这种装逼范。

    洋妞则站在男老外的身后,二十来岁,至少一米八的大个子,脸蛋挺漂亮。她穿着套紧身的运动装,前凸后翘,极为引人注目。这妞唯一的缺点就是自始至终板着脸,面无表情。

    “你好,你就是周青峰?”男老外笑问道。他口音怪怪的,但普通话说的还可以。

    “对,就是他。”吵闹的声音从办公室门口传来。

    周青峰扭过头,只见喊他来的班长亲自带队,竟然拉了好些同学来看戏。这伙人就堵在办公室的门口和窗户上,有十几个。他平日跟同学关系一般,现在又是老外又是jing察,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大家就等着看他倒霉呢。

    “你们真无聊。”周青峰朝门口的同学叹了声。少年的自尊让他很讨厌被围观的状况。他回过头来对男老外说道:“我是周青峰。找我什么事?”

    男老外还是笑,伸手和周青峰握了握,温和的说道:“孩子,放轻松点,是好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巴克斯.加洛林,高卢人。你可以叫我巴克斯。这是我的助手艾瑞卡.赫西。我们专程从芭梨来的,就为了找你本人。”

    周青峰歪着脑袋,满脸疑惑,“找我?干嘛?”

    不比其他青春期还天真浪漫的少年,从福利院长大的周青峰打小就很懂事,或者说很会察言观色。他觉着对方神情做作,笑容很假,说的话更是莫名其妙。反倒是那个板着脸的洋妞更真性情些,应该是个爽快人。

    扫视了一遍,周青峰目光又落在办公室内的民jing身上,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高卢人找我?”

    因为生活重压外加学习差,周青峰不得不在上高中后就开始打零工。他在网吧,酒吧,洗浴中心都干过。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简直就是人渣聚集地,他没少因为各种破事被jing察叔叔逮住。幸好他小错不断,大错不犯,加之还没成年,顶多教育教育就算了。

    在社会底层待过,其实也很能教育人。相比其他同学的单纯,周青峰的心思要复杂的多。

    同行的民jing倒是意外的和蔼,说道:“这位高卢来的加洛林先生找到我们,请求协助调查你的户籍,说是找到你的父母了。”

    这话一说,全场惊讶。

    “我父母?”周青峰最是意外。他当孤儿这么多年,也无数次想过自己的父母在哪里?是什么人?在做什么?可他从来没想过会是今天这个状况听到父母的消息。他又看向叫巴克斯的老外,问道:“你刚刚说你是高卢人?”

    “对。”巴克斯点点头,“我是你父母的律师,专门从高卢来找你。”

    办公室内外更是哗然,老师和同学们都懵逼。这两老外来了之后一直没说明来意,以至于班主任以为周青峰是不是闯祸了。可现在事情完全逆转,这竟然是来寻亲的。

    周青峰则更惊讶了,继续问道:“难道我父母是高卢人?”

    “确切的说,是法籍华裔。”

    “他们为什么自己不来?”

    “孩子,我很抱歉的正式通知你,你的父母上个月刚刚因车祸去世了。”

    办公室里又是一阵喧哗,这好不容易知道父母的消息,居然是死讯。

    巴克斯律师则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略带悲痛的说道:“这事的很多细节属于家庭隐私,不方便公开讲述。而我这次来的主要事务是确认你的身份,并且给你办理遗产继承等事务。”

    遗产?

    在短短的几句话内,办公室内众人的心情可谓是跌宕起伏。等听到‘遗产’两个字后,大家全都竖起了耳朵,重点关注。周青峰顺应所有人的心思,当众问了句,“多少遗产?”

    “呵呵呵……”巴克斯的笑容更加灿烂些,咧嘴说道:“具体数字需要在办理全部手续后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你父母给你留下了一笔巨大的财富,足够你过上非常幸福的一生。”

    哇啊……,整个办公室内的人都惊呆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